三涨水游记

2008-06-07 15:12 | 作者:晨暮随心 | 散文吧首发

三涨水位于旺草镇河家坝,距绥阳县城二十余公里,乘车四五十分钟就可到达。不过,真正游览三涨水,还是从旺草罗柏开始步行的好。那样,沿河而上,可以细细品读沿途风光。那山,那水,那景,那情,在没到达三涨水之前,早将你迷醉了。

其实三涨水就是三个相互连通的深潭,二潭居中,周围竹木笼罩,难见真面目,显得莫测高深。二潭水面下全是规则石块,鬼斧神工,宛若人工打磨砌就。三潭在河边,与二潭被一天生隔断,桥上是公路,桥下却难见桥孔,因为桥孔既小,又在水中。谁敢冒险在那深不可测的潭水中一窥她真实的面目呢?

最好看的就是一潭了。一潭约两亩大小,处在一山坳中,四面竹树环合,与二潭、三潭并排连通,二潭三潭之水均来之于一潭,因此一潭可以谓之母潭。

据说,三涨水本是九天玄女思凡而滴下的几滴清泪,经年累月形成如此人间胜境。又说,三涨水一日三涨三落,是潭底老龙翻身所致。相传,有一个钓鱼老汉,一日在三涨水垂钓,第一次钓到一只草鞋,第二次钓到一顶草帽,第三次却不知钓到什么,他拼命拉扯,鱼线却纹丝不动。刹时,风云乍起,潭水鼎沸,吓得老汉撂下钓具落荒而逃。其实,那些悠远的传说,那些被附近农民世代传诵的神话,比起三涨水让我体验到的那一种动与静的相互包容与转换,动与静所涵盖的大自然的真实,却又逊色多了。

向导说,他曾用一根三十丈长的鱼线缠上石头试探一潭的深浅,结果石头沉了二十九丈还不着底。又说,三涨水也非一日三涨三落,而是每隔一个时辰左右便有一次涨落,涨与消的时间不过一刻钟,因此应该叫三潭水而非三涨水。正说着,潭水开始涨起来了。原来还静若处子的水面,如微风拂过,水波荡漾。继而如一头被人惹恼的怪兽,开始咆哮,开始奋蹄。水面上静浮着的竹叶也开始发疯似地回漩打转。我们选了脚下一块支出水面约四寸高的岩石作为参照物,不过四五分钟,就被不断上涨的潭水淹没了。

水涨起来了,风吹起来了,阳光在此时显得苍白无力,几分钟以前还是大汗淋淋的我们,此刻却感觉到阵阵凉意。周围竹树上栖息的小惊惶地扑啦啦飞走。很难想象,偌大的几个深潭,在几分钟便会由平静变为烦躁不安,如一锅涨开的水。此时,三潭的水开始哗哗地流到外面的小河。我似乎触摸到了大自然跳动的脉搏,听到了大自然的呐喊。

渐渐地,渐渐地,潭水开始停止咆哮,累了,倦了,终于完全平静下来。风完全止了,周围又是一片宁静。小鸟飞回来了,阳光穿透云层,继续炙烤着大地,偶尔几声嘶嘶的虫鸣,很快又被清幽灵静的气息淹没。

很久没有这样纯粹地体验大自然的美妙与神奇了。到三涨水来看看吧,让疲惫的心灵止住步,不再被无名壮的酸楚、凄凉与落寞困扰。让苍白而苦涩的记忆走远,让往日的眷恋在神秘的大自然中被一层层过滤。

心空,此刻一片澄明。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