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帘洞天,轻度时光

2017-05-19 11:49 | 作者:蓝天 | 散文吧首发

文:蓝天

浸在里抑或沐浴春光中,都是一份美的享受,一种心灵的洗涤。

看过桃红柳绿,赏过油花金灿,心还浸在花香蝶舞的阳春三月,四月又伴随着迷蒙的春雨悄然而至。好一个人间四月天啊!满眼嫩绿,生机盎然。

时光就这样曼妙着。院里的海棠娇艳鲜红,在那宽大的绿叶间怒放着,可是心里总有些许落寞。生活在高楼林立之间,推窗望去,满眼的玻璃窗被不锈钢罩着,如牢笼般禁锢着我的身体和灵魂,让心无处安放。哪里是心灵栖息的佳处呢?

哦,是那山野吧!携一缕暖阳,牵一片祥云,逃离喧嚣的城市,让心灵触摸人间四月天。

骑上摩托,轻驰在乡间小道上。一路上,春风荡漾,艳阳沐身。沿途农舍,茅屋遁迹,琉璃瓦屋,抑或黔北民居。躲藏在青山绿水中,房前翠竹掩映,鸡飞狗闲,一片祥和。

正是插秧季节,田里之人,年龄偏大。观其劳作,不再有艰辛之状,有的只是喜悦。

乡间公路早已硬化,近四十分钟的车程一晃而过。下车向一老农打听,说离水帘洞还有两公里呢。我沿着路标小心骑着车,这是一段刚修完不久的毛坯路,而且坡度大而险,弯弯曲曲,路面凹凸不平。好不容易下到山腰,已然不敢再骑了,只好下车步行。远远的望去,对面的山顶上,有一个洞口,那路在林间蜿蜒。那不就是水帘洞么,心里异常兴奋。

但凡佳景,必长在人迹罕至之处。听朋友说水帘洞值得一看,便勾起我游玩的冲动。趁着周末美好春光出行,让身心怡然在山水之间,岂不妙哉!

我加快脚步,走到山脚。大块大块的土地已然荒芜,花儿已经凋谢。而那草丛,丰茂,嫩绿。各种树木伸出嫩茎,长出嫩叶。满眼春色,和着春光,让我兴奋不已。

沿着树林中开辟的公路往上走去,穿过丛林,忽见一个穿洞展现在眼前。这个穿洞,高度约数十米,宽十来米,形似一座拱。桥上松柏青翠,藤蔓覆盖,绿意盎然。置身桥洞,凉风拂面,好不惬意。透过桥洞,远山,白云,如镶嵌在一个相框之中。好一幅画中画呀!

我来到穿洞边沿,向下俯瞰,只闻水声,不见其影。山谷谷底,仍是树木葱郁。平视过去,悬崖峭壁之上,绿树斜伸,摇摇晃晃。抬头仰望,洞顶钟乳悬挂,峭壁之上,布满洞穴,大大小小,深深浅浅,形状各异。“洞”犹在,“水帘”藏身何处?

我坐在“桥”边的丛林之中,眺望远山,还有那悠悠的蓝天白云,置身美妙春光,静享大自然的恩赐和厚

休息了大约半个时辰,又原路返回山脚。不知道“水帘洞”在哪里,如果就这样返回,岂不遗憾。我在新修的公路边寻觅,忽见一小径,伸向树林深处,心窃喜。寻小径慢慢走去,这哪里是路?有的地方还需蹦跳,有的地方要抓住树枝,或上或下。小路旁,树林里,处处长满青苔,树上树下,满眼绿意。阳光从枝丫间跳到林间,斑斑点点。树林宁静而幽深,儿在枝丫间蹦跳,飞跃,身姿轻盈,灵动而活泼。鸟声婉转、清脆。

我在林间走走停停,目光在林间游弋。忽见一巨石,从小路旁边斜伸出去,似有摇摇晃晃之感。我踩着石块的凹处爬了上去,悬坐于斜伸出去的石块边沿,一手拉着石块边的丫枝,四处张望。暖暖的阳光洒在林间。远处,似有溪水叮咚,可不见其形。刚才只顾四处张望,待我回头时,却见一棵柏树,大约两米高,长在我身旁的石隙间,树枝枯瘦。我仔细打量,这棵柏树硬生生的从石缝挤出,靠近石缝之处的树干呈扁平状,许是被石缝挤压而成的吧。我不由得感叹生命的奇迹和伟大。我小心翼翼的爬下石块,绕到石块的下方查看,那石块底部不见裂缝,到底柏树的根须扎向何处呢?这是一块完整的石头,下方斜伸出去,而那棵柏树却又长在我头顶斜伸出去的地方,这棵柏树靠什么生存?又是怎样的熬过一个又一个的寒和酷暑?周围那些松柏,因有土壤的呵护和滋养,长得那般茁壮,那般伟岸,那般葱郁。而那棵柏树却那么羸弱。我暗想:生命既然已经无可选择,那就必须毅然决然,必须倔强。谁不希望生活在沃土之中,让阳光雨露滋养。这正如人类,有的贫困,有的却殷实。这是自己能选择的么?我们只有努力奋斗,才能改变自己的生存环境和生存质量。也正如这棵柏树,既然选择了石缝,就要忍受贫瘠,扎根深处,去寻觅那稀少的养分和雨露,也要傲立蓝天,向世间展示生命的倔强和意义。

我就这样徜徉林间,静享着山野的静穆、安谧、清新。清风习习,春光融融。继续沿着小径往下走,在狭窄的山谷之中,一条溪水淙淙流淌,溪水清澈。溪岸上几丛竹子,绿绿的在春风中招摇。我静静的思忖:这么僻静之地,何以有人栽种竹子?这种竹子大都栽种于农家房前屋后,以达到物尽其用之效。而此地,只可以作为观赏而已,可见栽种者的良苦用心。

不觉间,一石碾的磨槽横在眼前,大部分磨槽不知其去向,石磙杳无踪迹。原来,在这谷底之中,竟然是当地村民那些年碾米的地方。多少年了,石碾寂寂无声地躺在山谷,承受着寂寞孤独。石碾作为一代又一代村民生息的一种存在,见证了古老先民的智慧,此时的我内心深处充盈着感动和敬仰。

走下石碾,便是小溪,顺溪而下,就是“水帘洞”,远看那山洞,从山脚往山中延伸,不知走向何处。那洞口,高低不一,高的地方达数十米,低的地方也有十来米。抬头仰望,数十米高的洞顶之上,悬垂着石钟乳,形态各异,大小不等。洞的上方,是巍巍大山,山上树木葱郁,一年四季,都有细小的水从洞顶的边沿渗出,然后飞泻而下,形成水帘,蔚为壮观,是为“水帘洞”。有的地方,经年累月的细水长流,形成的钟乳越来越大,不断向边沿延续,从洞边伸出来,其上树木葱葱,青草浓绿,水珠飞溅,在阳光的照射下,如一颗颗珍珠从天而降。

坐在溪边,有如置身“世外桃源”,凉风拂面,赏那水帘飞泻,看那蜂飞鸟翩,抑或听那溪水欢歌,好不快哉!

休憩一会,我便沿着那溪水,或轻踏,或跳跃,或踩水,向深处探寻。洞内或高敞,或狭窄,顺着溪水,小心翼翼前行。光线渐暗,好一会才适应过来。走了大约几十米,忽有微光透了进来,继续前行,拐过一弯,洞口出现在远端,远看,那形状如一把悬着的大砍刀。又向前走了数十步,光线从洞口照射进来,才看清洞里的一切:这里钟乳密布,或大或小,奇形怪状,煞是漂亮。本想继续前行,无奈溪岸光滑,溪底狭窄,岸势“犬牙差互”,无路可去,只好望水兴叹。遥遥的看那那蓝天白云,实在遗憾至极。

返回洞口,先前只顾探寻溪流去向,却不料那洞口旁边还有一条石级,窄窄的,险险的,我沿着石级,小心翼翼摸着石壁往上爬去,只见一个洞口,里面漆黑一片,小憩一会,才看清楚里面的格局,宽十来米,高数米,宽敞而平坦,洞壁前有一尊菩萨,此洞名曰“菩萨洞”。

站在洞口边沿平视,眼前钟乳悬垂,有的地方残损,让人心生叹息。

下了菩萨洞,已是下午三时,阳光斜斜的照射在深谷之中,阴阳分明。青青的树,清清的水,轻轻的风,静静的幽谷,还有那暖暖的阳光,构成一幅旖旎的山水画。人在画中,画在眼里。

我在画里慢悠悠游荡,清闲,安适,恬淡,静享人间四月天,轻度曼妙时光,身心怡然安暖。

2017.5.18于正安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