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亮湾的月亮

2011-06-04 | 作者:一叶枫缘 | 散文吧首发

当我静望空的时候,总想起家乡来。想起映在家乡河湾里的月亮,想起挂在家乡槐树梢上的月亮,想起被家乡人称为英雄的满。虽然满爹已离开了我们。

一条向南流的小河,穿过一片柳树林,汇入了向西流淌的邵水河,两河交汇形成了半月形的河湾,河湾宽如湖,平静的水面也似湖。十里八乡赛龙舟就在这里,家乡人叫月亮湾。以它为圆心,方圆几里的乡亲都称月亮湾人。

满爹年轻时是月亮湾赛龙舟的好把式,兄弟四人练过拳脚,有劲还会使巧劲。村子里年轻后生组队与对河村子的龙舟赛,总会有四兄弟的身影。满爹在兄弟四人中,年龄最小,个子最高,是兄弟四人中唯一读过书的人,长得也颇有几分书生的模样。满爹的堂客如花似玉,也是喝月亮湾河水长大的,娘家就住在对河村子里。满爹在赛龙舟的端午节与她相识,拜堂成亲前两个人常在月亮湾幽会。夜幕降临,他们划着小船,一起赏月。那月光,从深不可测的苍穹无声地洒下来,静谧的村庄,田野,河面披上了朦胧的轻纱。小船在河面上游动,木浆荡起的水花在月光下闪烁。一对情侣的心里荡起了幸福的涟漪。美丽的姑娘依偎在满爹的怀里,心里流露出一种安全感和幸福感。她看中满爹,不仅是满爹人品好,模样好,知书达礼,而且看中满爹兄弟多,齐心,在村里村外显示了一种力量,一种不怕外人欺侮的力量。满爹又在赛龙舟的端午节与她成亲,小俩口相亲相,一年后堂客为他生了一个胖小子,乐得满爹整天合不拢嘴。

月光是美丽的也是浪漫的,他们在月光下相依相伴。相恋时他们划着小船看那美丽的月亮映在月亮湾的河水里。成亲后他们乐在家门口那棵槐树下歇凉,一把藤椅,一只小摇床,一支竹笛,宝宝睡在摇床里,堂客坐在椅子上,让月光洒在她们身上。满爹依傍着那棵有年岁的大槐树,浓密的树叶遮不住象流水般的月光,吹一曲小调,伴奏堂客唱给儿子听的歌谣,看那美丽的月亮挂在槐树梢上。恬静的夜晚,满爹在睡里也露出微笑。

那年日本鬼子来了。村里人躲进了后山的密林里。满爹在学校里教书,带着学生也躲进山里去了。满爹的堂客以为幸福安宁的生活会象天上的月亮久长,以为满爹的兄弟多,女人孩子不用担惊受怕。善良的女人啊,她不知日本鬼子比豺狼还凶残,一次遭遇便送了性命。她在满爹的嫂子催促下最后进的山,天已黑了。月亮升起来的时候,她发现自已的布包遗放在家里了,里面有她陪嫁的银制手镯。他把孩子交给嫂子看管,偷偷跑回家取布包,不料被鬼子发现了,围上来四个鬼子把她拖进了小屋要强奸她,她宁死不从,拼命抗拒,还咬了鬼子一口,后来被鬼子用刺刀捅死在家门口的槐树下,惨不忍睹。满爹发誓要为堂客报仇,兄弟们合计,乘着夜色悄悄地回到村子里,硬是用绳索勒死了两个站岗的鬼子,奏响了一曲英勇之歌。在月亮湾,没人见过中国军队与日本人打过仗,也没有人组织他们抗击侵略者,只有满爹兄弟杀死了两个日本鬼子,满爹成为了月亮湾的英雄。

堂客被害,满爹悲愤已极。他与堂客成亲时曾经誓言,要一生一世保护她,不让她受人欺侮,不让她委屈。可他恨呀,恨自己在妻子求救时不在她的身边,恨日本鬼子惨无人道。

逝者已矣,生者还得继续过日子。日本侵略者投降后,满爹又回到了学校教书,几亩地让兄长代为耕种。满爹为人善良,闹饥荒那年,满爹把地卖了,救济村子里忍饥挨饿的人,感动了月亮湾十里八乡。满爹又当爹又当妈把儿子带大,解放后,儿子参了军,当了军官,因此满爹也备受月亮湾人称赞。满爹解放后一直在学校教书,儿子参军后才婚娶,那年天灾闹饥荒,那女人的丈夫饿死了,满爹可怜她,收留了她和她的女儿,满爹有了第二任堂客。满爹退休后,仍帮助生产队【人民公社时期】做事,出主意,记工分,分口粮,从不计报酬。在月亮湾,人人都念他好。满爹也有忧伤的时候,每当那一轮月亮悬挂在夜空时,他一个人伫立在槐树下,静静地仰望,他想吹一曲已故堂客熟悉的曲子,寄托对她的思念,可他不敢吹,他怕堂客听到调子里充满了忧伤。他只默默地告慰她,他没有给月亮湾人丢脸。

满爹一直受到月亮湾人们的尊敬,不仅因为他杀过鬼子,也因为他的善良。他是印在月亮湾人心中的月亮。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