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亲

2011-05-07 02:26 | 作者:原野火焰 | 散文吧首发

1 反抗

我能说什么呢!我又会说什么呢!我又敢说什么呢!半三更的,又听见父亲在粗声骂母亲!一个十一、二岁的男孩子,又怎么敢对抗一个家庭的权威!又怎么敢对抗被恩威浸淫了十年的大人,恶人!我恨,我怕,我气,我哀;我不敢出声,但我恨!我恨!我恨……我夺门而出!奔跑,奔跑……竞然一口气走到村边的白马盆地!时值仲,两三点的深夜,月光鱼白,一股清凉夜风吹来,我浑然一颤,好怕!萤火虫在一个个盆墓周围一闪一闪的,这可是我白天一个人经过时都心怵的地方!“别走了,回来,快回来吧!”父亲在后面低沉的叫唤……我放慢了脚步继续向前走,我不怕了!听到他紧张的带着哀求的呼唤,我胜利了!我胜利了!

经过那一天以后,家里平静了很长时间。这也是我童年做了一件“最勇敢”的事。也是经过那次后,我再也不畏惧盆墓,不害怕经过墓地。

现在想来,这也是我童年时做了最骄傲的事情。因为是为了受丈夫欺凌、漫骂,受苦,受累的辛劳的母亲。

2 旧事

解放后的重农轻教的旧積,大跃进的“积极思想”,生产队的“合作精神”,都未能解决广大农村的家庭的温饱。父亲的家庭也难幸免!由于没钱,父亲四兄弟一妹妹,也只有大伯父能读了五、六年书。父亲排行老三,也只正式的读了一年书,他有限的知识是在教室窗外听来的,听了几年小学的课吧。据我所知道的,他只听了小孩子要学习的知识!关于家庭的,他没学!没学!

按农村习俗,谈婚论嫁是由长至幼,由于二伯父较瘦小,怕影响下面两个弟弟的“终身大事”,家里给老三谈了一个童养媳(可能是这个理由吧)。由于“童养媳”的缘故,祖父家被评为富农,祖父母经常被村里的“红色政权”拉去批斗。听大伯母讲,祖父母常常在半夜时被拉去浸水。听说“童养媳”是祖父母的“远见”,由于老三聪明英俊且是去泰国的祖姑母的义子,由于小女孩很招人喜欢,懂事,乖巧。祖父母甘愿承担富农这罪名,而将小女孩当女儿看待。虽然那时期家里是很穷!能吃上粗糠是件能饱肚子的了不起的事。因为是“富农”,干活就要走在最前面,分粮食时得到的只能最少。祖父母家在批斗之后、合作队生产的活干完之后,有限的时间就是挖野菜。听说,那时富农挖野菜也被“村干”认为是挖“红色政权”的墙脚!富农挖野菜还得避人耳目!

3 童养媳

母亲原来的家乡距现在的家不远。七、八里路,中间隔了一条需要摆15分钟的渡的清溪(我读小学的时候常去当外孙)。母亲家周氏,母亲上面是四个兄长和一个姐姐。母亲的家也很穷,母亲是四位哥哥最疼的小妹。听说,外祖家送母亲当童养媳唯一的条件是:“着相行(要往来探望)。”

由于外祖家乡多会编竹筐换糊口的活儿,母亲会,并且编得非常的牢固,好看。母亲帮邻居,队里编制了好多农具,都从不计较的无偿的。乡亲乡里对母亲很友好,从不当母亲是“童养媳”。祖父一家也很疼爱母亲。母亲在六、七岁到她正式嫁人时是个幸福的女孩。

4分家

祖父没等平反“富农”,被冤害而过世!祖母也因迫害积疾而终!土改后,农村人都有自己的土地。由于缺乏农业知识及其他因素。大多数农村还不能勉强温饱!蕃薯、麦片、清水稀饭是那个时期的主食。告别了粗糠、野菜,村里人迎来了半饥半饿的五谷。大父伯为家主的一家人也是这境况。……在小叔结婚一年后,这个大家庭分家了。

由于父亲是在泰国老姑母(没结婚)的儿子,我家有自己的一座“四点金”(六房,一大厅,一天井,加上后来水泥阁楼),是1000多人口的村里最大的房子。生活也比别人稍好,母亲用手艺编制了竹筐去娘家的墟埔换银子添生活;父亲到广州做建筑打工。

5 暴君

母亲名讳巧贤,真的是手巧人贤。人缘很好,村里赞母亲多过赞父亲。母亲在结婚后都是由父亲说了算。母亲很老实,很善良,较木讷。母亲没读过书,但母亲会算数,母亲的产品从不偷工减料,而且她从而与收购商讨论价格。所以母亲的收比父亲的稳定。父亲外出打工,边自己学习,从事建筑,当上一名建筑施工。可是,父亲没拿多少钱回家贴用!他的工资都是周济朋友,借给人家,多数有去无回。

父亲性如烈火,忠厚老实。他的朋友说他“土直”;母亲私下称他为“会骂人”;我小时候当他是“魔鬼”;看不惯他骂母亲的乡亲私下称他为“暴逼”;父亲并不是很高大,他在和外人说话时,更像个谦谦君子。父亲性格暴躁又极爱面子,对工人,对乡亲很友善,很讲道理,假高义(姐姐语);对母亲却很不好,好像母亲是一根刺!直伤他大男人主义的刺!

父亲可以说是一个上级信任的职员,有话说话,从不转弯抹角;有错直谰,从不阿谀奉承;在江湖中,父亲像及时宋公明(我很讨厌的角色),“假仁假义”(听姐说的);在乡里乡亲的眼里,父亲是一个又敬佩又畏惧的“怪人”!父亲替乡亲建造最适宜的炉灶,包括看风水位,合他的意见的,他收成本或不收钱;母亲因推辞不了人家还到家里来的钱而没少惹他责骂。“死要脸,不要钱。”姐姐语。

我有一个姐姐,大哥,二哥。母亲说我是姐姐帮带大的。村公社经营虾片厂,母亲因手艺到工厂工作,那时我才2、3岁·,姐排行老大,15岁。姐姐说,她是上学带着我出门,放学带着我回家。这样的一个家庭,父亲只抱过二哥两次(他自己对亲戚说的)!

我一家人都很害怕父亲!虽然在我记忆中,没见过他打过母亲。我们几个都非常、非常怕他!他一到家里,我们几个的心都提到嗓子来!个个颤颤兢兢的,父亲对待母亲时,好像母亲是他的眼中钉,经常会因宵小的事情对母亲恶言责骂;还有父亲对待大哥的态度,因他不爱读书!父亲见到就觉得很烦似的,也会“无缘无故”的责骂大哥!在我读书时期,我从来没见过父亲对母亲笑过;从没见对大哥和颜悦色过,好像大哥不是他的儿子。教训大哥时,都是母亲去叫亲戚来解围。他一回家,不阴着脸,我们都大气不敢出,巴不得他快点吃完饭,快快的出门去。

父亲像暴君,在家这个小国里肆意肆虐他的妻子,他的儿女。 母亲像个恶霸的侍婢,勤勤恳恳的做事,却整天在他面前担惊受怕!

6 转折

在我读高三下学期,期末的时后,父亲策划了举家迁移。由于大哥前几年去了泰国,听说还不错。父亲倾尽家庭所有现金,办了一家人的护照:父亲,姐姐,姐夫,二哥,我。母亲又成了这次移民的牺牲者!在姐姐,和姐夫的质询下,父亲解释说:资金不足,母亲去了也不会做什么事。父亲的意思是年轻人先过去,等生活安定以后才接母亲过去。这是狡辩,我当时这样认为。那天晚上,二哥和我私下商量好,如果母亲没一起去,我俩决计不去。在我们的坚持下,父亲只能再筹办母亲的护照。

是母亲劝我们先一批去泰国的 。母亲劝我兄弟俩先过去。她说:你们心里有我,我就很满足了。你们年轻力壮更应该先去打拼,等你们安定了,再来接都不迟。我虽然老了,我还会手艺,我的生活没问题的。花了那么多钱,说不去,岂不令我更伤心

因为一些变故,导致我们没有去成。在深圳的时候,哥安慰我,这样也好。毕竟我们没有丢下母亲一个人。是的,虽然好穷!我们还能在母亲的身边!我们是母亲唯一的安慰!母亲是舍不得我哥俩离开她的。我哥俩都是大人了!都明白!

可是,这变故,却对母亲又是一个打击!大哥回家了,是带病回来的!这无疑是对这个家庭的一个沉击。母亲独自一人承担了照顾大哥的活儿!就这样,母亲在没被父亲可恶的淫威折磨,却伤痛自己的儿子的病情!艰难的,顽强的又过了几年辛酸劳苦的日子。直到我和二哥筹划了一笔钱带大哥去做手术,治好了大哥。母亲才有过些轻松点的日子。

\7 平庸

由于大哥久疏外面的环境,在家乡务农。大哥的三个女儿,都是母亲帮他带的。如今大女儿帮二哥打理商场,而二女儿,小女儿在家读书,而且都能获得奖学金。这都是母亲管教有方。母亲常对我们说:读书,读书,别像她斗大的字不识一个。

母亲为了帮大哥照顾两个较小的孙女,而选择住在乡下。而父亲的倔犟暴躁火啤气也大大改变了,在家乡种种菜,闲时看一些有关佛门的书。这时,父母和大哥在家里过得平平淡淡,和和睦睦。

8母亲

母亲常说现在最挂心的就是我,又是家庭家庭的,又是太晚睡眠的,每次都是唠叨这些话。我每次都边听边否认,还还不时狡辩。每次哄着她,听她唠唠叨叨的,我也开心。因为,我是她的儿子!我自豪!

感觉母亲像一首爱的诗,可我却一直都没办法将这感觉描述出来!我找不到一种声音能完全形容我的母亲。形容母亲厚道的,宽容的,深博的,坚韧的,无私的,爱的付出,却从不计较回报。而母亲在女人当中又多么平凡,多么朴素,却柔贤若水,意志如钢。

我只能用朴实的,朴拙的文字记录母亲的过往生平。值这母亲节,真情地向母亲说:妈妈,我爱您!

谨祝我的母亲 节日快乐!祝愿千千万万平凡的母亲 节日快乐!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