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妲己不后悔

2011-04-17 13:16 | 作者:圣经难寻 | 散文吧首发

繁华的商都,已被马蹄声所覆盖,中央的商都火花冲天,火海中一男人举杯畅饮,一女子翩翩起舞,火花溅到她的长裙上,火舌在他身上燃起,酒,是红色的,裙,是白色的,大火燃了一整,城外周军将士不停叫好,帝城鹿台,以化为灰烬。曾经辉煌的帝都,与火中那对男女一起消失于无尽。煙灭与繁华。

“今朝只恨女无才,昨夜与君共徘徊,泪千载,归尘埃。

薄命红颜葬鹿台,此生情,难忘怀,只盼明日君再来。’’

这是那个女子在火中的颂歌,她——苏妲己

帘卷若惜湘水流,细水化冥幽。

落花未尽悲瑟秋,燕语锁空楼。

也许,从你入宫那一天起,就已注定了,他是你命中的劫数,你亦是他千古霸业的牺牲品。

一个女子,有何能力干涉政局?不过日日空守后宫,等待的某人的身影。月圆之夜,把酒言欢,灾厄之年,对饮哀叹,不过望景,未还?即便他是别人口中的暴君又如何?这本就不是你能改变的,如此,何必悲叹?终了,他的罪行毫无遗留地压在你身上,只因你是人们口中祸国的红颜,君王的过错,全要怪罪一个柔弱的女人,这便是所谓的天理?什么祸国殃民,什么狐媚缠君,统统见鬼。你们的,又岂是这些凡夫俗子所能理解?然而,为了他的立场,亦是为了你自己的爱与忠诚,你选择了沉默,甘愿背负着千古骂名。

有多少次,我都想问你:“妲己,你可曾后悔?”你笑了,笑得凄楚,笑得伤怀。

泪划过,无痕………

水没过,沉沦………

月光陶醉了夜,陶醉了你的温存。

落花埋葬了风,埋葬了你的伤痕

你说:“仙神有眼入凡尘,凡尘怎能憧痴人,痴人如何奈仙神?也许,这便是我和他的宿命,人又怎斗得过命运?不过,此生能与他相识,便已无憾,能与他相守,相终,更是三生有幸,别无他求。我站在冥河边,久久不肯轮回,便是为了保住那仅有的记忆。也许,从一开始,我和他的爱就是一场孽缘,可谁又在乎?因为这场华美而又残酷的独角戏,演绎着仅属于我们的羁绊与传奇,纵然是凄美的悲剧。如今他早已轮回,不知他是否知道,有一女子在冥河边上苦苦等待。也许,他早已忘记。罢了,如此最好,只求来生他不再是一个君王。”

后记:

寒凛冷酷的月光,殷商城内的冰霜,纣王妲己的终章,穿越千年的离殇。

“相识,相守,相终。”这便是那个悲情女子一生的愿望。如此简单,又如此难以实现。也许正如妲己所说,这便是他们的宿命,相识却终不能厮守。虽然他们的故事不能垂名青史,不能被千古传唱,但依然有人记得,并继续谱写他们的传奇。而这个凄美的传奇,我们把它叫做——红颜。

——写给“红颜,或水“

相关文章作者的其他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