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亮说

2013-01-12 | 作者:风动荼蘼 | 散文吧首发

北方季的晚,回家的路上,一路的老树昏鸦,柏油路在灯的海洋中,偶尔泛起几点清冷的光。不经意抬眼,2012年最后的一轮明月正不动声色地挂在墨蓝的天际,象情人清幽的目光。一只被惊动的麻雀,急拍翅膀从如水的月华中掠过,一个老人在路边郁郁独行,月光流淌在沟壑的脸上和蓬乱的胡须上,闪着圣洁的光。我留恋的说:“2012年的月亮,从此不再有”;你说:“放心吧,明天还是这轮月亮”。

但愿吧!月亮不比太阳永远圆圆满满,永远热情似火,永远光芒万丈。而月亮是多变的,清冷的,寂寞的,有时新月如眉,有时弯月如钩,有时圆润如盘,而今,却又呈不规则的、残缺的圆,给人一种缺憾的美,引得心情也亦喜亦嗔。

月凉似水,不同的月光下,演绎过多少故事!多情的月光下,贵妃醉了酒;皎洁的月光下,西子正浣纱;凄美的月光下,貂蝉拜过月;清冷的月光下,昭君出了塞......任是怎样的风华倾城,绝世容颜,都被打风吹去,谁能一世欢好?

皎皎如玉,一样的月华中,又有多少凡夫俗子来了又去,无论怎样的哭过笑过,仍连故事都不曾留下,无声无息地都不及刚才掠过天际的麻雀。有谁知道,他(她)们也曾有过一样青葱的华年?

这世上,谁没有无奈?“白兔捣药秋复,嫦娥孤栖与谁邻?今人不见古时月,今月曾经照古人。”亿万年来,看惯了人世沧桑的嫦娥还不是仍在寂寞地舒着广袖,玉兔定格在广寒宫如凝滞的琥珀,而吴刚,还在徒劳无功地伐着他的桂树?桂树招他惹他了?而吴刚又招了谁惹了谁?

也许月亮偶尔也会多情一下吧,她亦知我的留恋。次日起来,2013年的晨曦里,东天里的朝霞还不曾染红,我竟意外看到西天2012年未尽的月亮,淡了许多,若有若无,象清晨残存在嘴角的!我是如此惊喜和感动,象已说过再见的人,不期然又回了我一个悠长的回眸。

东边已渐渐喷薄起来,朝霞满天,2013年首轮太阳已势不可挡地跃出地平线,不由分说拥抱了喜庆的大地。我在2013年元旦的日月同辉中轻快地一笑:往日不可追,明日不可期,珍惜现在好了,也许,现在即是永恒

谁知道呢?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