难忍的责任

2012-08-06 | 作者:郑华 | 散文吧首发

人都想在人生之中取得完美,并能征得人们承认自己的存在,是天下最有说服力的见证。“人贵有自知之明”的教训总是面对时才知道,人本身就是不自知,才发生着许多自欺欺人的悲剧。虚伪的真实面容就是送走自己失去的影子,别无选择就是自己人生看看自己的实力有多少余威。说白了,面对每天的生活,每个人都要扮演自己的角色来进行自我表现的企图,还时时提醒所扮演的角色是否成功,就是在喧嚣中究竟能否承受人生之轻。

一个完美的家庭组成就是有各自完美计划才去实现那个无形的围城的,走进去容易,走出来就有许多困难。因为,一旦走进去就要为其负起完全责任,那就是首先为人子,为人夫,为人父的责任一直伴随着人的终生。人生虽然暂,其过程也是反复缠绕心神。在这过程中的每个环节都需要面对每个方面的枷锁,这枷锁又被套得密不透风,每一步都会有有形或无形的锁链捆绑着或是牵挂着。一旦失去每个环节的挣扎就会前功尽弃。这就是男人的悲哀。

做为男人的悲哀就是在于为人子需要父母呵护、扶养;为人夫,就要有足够的能力养活需要的人;为人父,更要有足够的威力去为其实现一定的目标,就是抚育骨肉亲情,同时还要考虑父母的养育之恩。谁个能忘记祖德的恩典,谁就会丧失祖传、人格,成为叛逆。这就是几千年来所谓的“道”,是谁都不能漠视。

山有山名,俚有俚语。在源远流长的历史长河中,“不孝有三,无后为大”的教导在世俗眼里尤为重要,使得几家欢乐几家愁的局面不断展现在世人面前。“多子多福”是作为传宗接代的唯一需求,在受到封建意识束缚几千年,已经根深蒂固的社会现实,经过了意识更新换代,天翻地覆,血与火的挣扎到抗力,又到彻底改变着观念的时刻,风风雨的时日,有几代人的奋斗,争取到今天这个模样,已是不小的的成功。人的观念一旦形成,要想彻底改变,没有几代人的努力是不可能的。其终极目的在于思想意识里存在的污垢要纳新,要逐步实现人性自由,生活平等,个性解放,结构合理。不管是东方还是西方,人类自身的需求就是自己要走的路。不管是批评也好,淡忘也罢,曾经是前辈承认的事实也有他一定的价值所在。存续几千年的史话,其历史价值和生命力是超强永续的根本,具有完整性与诗性的文化内涵。直觉与完整的结构,也是审慎,认真,集结了独具人类的观念。接受文化素养差异的背景,本性与社会性的影响与制约都会期待着某些烧焦了的心机。世界性与民族性的差异也有不同程度的束缚着某些人的错觉与理念。人的本性与后天所受环境、文化、生活、制度等的熏陶与渗入,各自的意识总在迎合着自身发现与需求。

做人的意境,蕴含了终生人性,原道的心态总是永远充诉着家庭、社会的有限与无限范围里。承接的亲情都是在许多责任的承担中形成了不可替代的距离,本土与外族的习惯势力总是在接触中不断化解与充实,取长补短的理念总是让那些智者做为生活的手段嫁接着本土文化,本土风俗。智慧的责任蕴籍了人生追求的韵味,固定的模式游离出涵盖各种优势。这就像天气变化不会在一个地区里存在,各地都有受到自然灾害的可能,每个角落都有危险的信号。文字的诞生给知识抒发出有形的现象,而责任的诞生却轰动了整个人类的世界,而且,没有文字的赘述,使得无字书的作用不断发扬光大。要是置身于政治、文化、思想、宗教领域,真性情的流露,直面自省的体系,时代精神与迷失的过去是否造成迷茫状态,怎么唤起责任的承担者的自治,是让人觉得走出一片蓝天的重要。

随着物质、精神、社会的改革步伐不断扩大,精神需求越来越难以满足,家庭的破裂趋势造成了责任的分化,同时,也给再次多头责任人提出了新的问题。借鉴外来模式的悲剧,使得成功的基础受到极大冲击,有时显得弱不禁风,有时流露出不堪一击,有时瓦砾碎片都显得阻碍,唳声惊不起可怜,悲哀打不动心声,往往在暂时的迷失中造成了责任的推移。随着生活中的人们感到措手不及时,被推移的责任也就成了代价的盲区。

在除旧迎新的年代,羁押在仇恨的漩涡中的人们,一旦得到得天独厚的机会就会奋不顾身的冲出牢笼,接受阳光的普照,那种冲动是何等的壮观,只有无字的功能才有功力去说。翻开历史,尧舜禹汤只是暂时轰动了历史;老子的无为没有很好的治理天下;孔子的仁义流传的局限性让人悲喜交加;释迦牟尼给一些懒惰披上了文明的外衣;耶稣的再造也拯救不了世界。民族的统一只是在各自的环境中进行,地里环境制造了诸多不变,趋同与趣异都有历史原因,伟人与乞丐都是多元与统一,前行与回归的过程中生存着寄生。盛世是贫乏的极峰,贫乏是盛世的再造。极端的发挥与怯懦是恋生,好似是要在那遥远的痛苦时代寻找知音,使睿智者带着苦笑到责难的领域思绪生存的价值,再怀着极端的热情投入到远古的黯淡寻觅那“炼狱”般的焦虑和困惑,是生的需求还是死的依托?和风细雨天里也有焦虑躁动与迷茫不安。

然而,轻松、惬意是否在其中目睹了经历的事实,满怀欣喜的走近后代带来的全家福,让明媚阳光照耀出“多子多福”的感觉。人格,地位的再现也在这生育能力之内,没有后代的苦痛正像没有自己一样。尽管文明使自爱和自重成为有教养的标志,显示自己的多方面能力是本性使然,更是不自觉中傲世杰作。人人都在反思,责难的无助,自私的无限,寻祖的艰难,是谁在这遥远的近距离逍遥,雄踞阔地不知闲散,这就是社会从相对简单地适应环境变为现在自认为高级社会极度复杂甚至感到怪异的现实,致使人类之间没有适应的环境来对待自己的所作所为。这就是进化的世界,净化了的心灵与难忍的责任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