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亲

2012-05-14 20:16 | 作者:Mistletoe*-* | 散文吧首发

“你知道吗?人体最多能承受45(单位)。但在分娩时,女人承受的疼痛却高达57(单位),相当于20根骨头同时骨折。所以要妈妈!也要爱老婆!”这是我无意间接受的一条来自服务台发来的简讯。“妈妈”一词,一下子将我近来听到的、看到的,所有有关于“母亲”的记忆给揪出来。

还记得前不久刚刚看的《婚纱》,影片的情节曲折而凄美,我记不清自己哭了几回,落了多少泪,只记得看完影片头疼的厉害,仿佛觉得一切都恍如隔世。而那位母亲在气急时与女儿的对话深深地印在了我的脑海。刚上小学的女儿有严重的洁癖倾向,因此在和小朋友相处时,常有不愉快发生,一次在舅舅家吃饭时,和表哥发生矛盾。知道自己将要不久于人世的母亲对此很是担心。她害怕,忧惧自己离世后,年幼的女儿不能好好地与他人生活。于是将女儿带回家狠狠地责备:“……谁能容忍你这些,谁!”母亲声嘶力竭道。对面的女儿没有一丝妥协的表示“妈妈啊,妈妈活久一些,容忍我这一切不就好了……”说着说着,母亲和女儿泪流满面。影片的最后,没有大团圆式的欢喜结局,母亲终究还是撒手人寰,留下的是幼小的女儿坚强面对生活的背影。

母亲!除了母亲,还有谁能容忍子女百般刁难的无理取闹;除了母亲,还有谁能接受子女奇形怪状的特殊癖好;除了母亲,还有谁能接受子女受伤时的满目凄惶;除了母亲,还有谁会心疼你失落时的狼狈情景。唯有母亲,我这么说倒不是对天下父亲的否认,可是这么多年的所看所感,实在是让我对“母亲”对女性有一种特殊的敬意。

自古就有好多这样的实例。年轻的妻子因为某些原因失去了丈夫,坚毅如她,没有放弃,没有抱怨,更没有责难,默默的承受!独自抚养年幼的子女,鞠躬尽瘁,死而后已。古有孟母三迁的故事,近代有胡适少年丧父的经历,现代呢?这样的事情也不鲜见。

央视曾经报道过女挑山工汪美红的故事,一个女人在丈夫早逝后,毅然决然的挑起了男人的重担,拿什么支持起上有老下有小的生活?为了生存,汪美红用自己柔弱的双肩毅然担起了普通男子尚难胜任的挑山工工作,靠每天三四十元的收入抚养尚未成年的三个孩子。17年来,她风无阻,艰难攀爬了20多万公里陡峭山路,往返近6000个来回,磨破了120多双解放鞋,使断了50多根扁担。她和她的儿女书写的“齐云山传奇”,让人明白了母爱的分量有多重。

也许真的像那条简讯说的,女性天生的承受力就比男人强,天生就有着一股韧劲,尤其是一位母亲。每个母亲表达自己爱意的方式都不同,像汪美红这样的典例不一定所有人都会经历。然而爱是共通的,是全人类共同的语言。而母爱是其中最辉煌、最伟岸、也最纯洁、最细微的一种。

发生在今年四月份的浦东机场刺母案,震惊一时。母亲顾某,五年来为了留学日本的儿子倾其所有,即便是因为忍受着丈夫的家庭暴力,生活的压力,也毫无怨言。在与丈夫离婚后,更是独自挑起儿子的开销。而早已患有精神分裂疾病的儿子,非但没有理解母亲的辛苦,反而在回国向母亲要钱时,一时情绪失控的用刀子刺了母亲。受了重伤的母亲,忍受着心理与生理的双重折磨,在罪与罚、情与法之间煎熬着。我难以想象,即便是受了天大的罪,即便是常年忍受着家庭暴力的不幸,即便是生活的压力早已将她压弯了腰,慈爱的母亲在法庭宣判的时候依然哭诉着,极力把责任揽在自己身上。 “儿子患有精神病,本身是病人,也是受害人;造成今天这个局面,我和家庭也有责任,希望能帮他把病治好。”

是不是女性的承痛性真的比男性强做的怪?家里发生如此大的事,机场刺母案中的父亲始终也没有出现过,远在美国的他,都没有深深反思下自己吗?这样的悲剧绝不会是一朝一夕之间酿成的。我没有资格去嗔怪他什么,也没有意向要去责难任何人。

可是心里的疑惑却越来越明显,是什么让女性的承受力是如此之强?缘何如此?

“母亲”,因为她是母亲,因为那些母爱,无孔不入,无处不在的母爱!我真的希望天下所有的子女都能善待这份无与伦比的爱!

不要用我的爱来伤害我!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