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的爱情

2012-05-08 17:45 | 作者:ㄣHeidiㄨM♂ | 散文吧首发

葵花姑娘的

我的爱情就像晶莹透亮的水晶,坚韧且易碎,当水晶碎了,那破碎了一地的水晶碎片刺痛了我的心...

___题记

紫葵是个总带着淡淡忧伤的美丽姑娘。

这是个北方的大学校园,有灿烂明亮的阳光和淡淡的花香穿梭在屋檐,树林,湖水,甚至飘洒在每一片空气里。

当紫葵看见漫天飞舞的片片金黄的时候,她知道自己的选择没有错。北方的校园是长着许多葵花的。

紫葵喜欢葵花。尽管多江南不常见到这种植物。金黄色的厚重的花瓣,鹅黄色的星星点点的花絮,隐隐约约透露出来的瓜籽的油黑色,衬着浓酽的绿花盘。紫葵呆呆地看着这片葵花,在阳光如水般潺潺流泻的午后,看着阳光一跃一跃地在花盘上舞蹈。整片空气似乎都明亮了起来,一晃一晃地惹人眼花。

很多人说,紫葵,你也许是花朵变得。白的肌肤,大大的漆黑明亮的眼睛,鼻子和嘴角微微翘起,勾勒出优美的弧线。带给人清新恬静而又明媚忧伤的感觉,伴着徐徐吹来的凉爽的风,突然闻到的一股清新而淡雅的花香。或许是葵花。

多时以后,苏阳问起。紫葵说,因为这里的阳光最明亮,像冰冷的泉水一样纯澈清冽。

然后苏阳怔怔地看着她,这个带着淡淡忧伤的美丽的葵花姑娘。

(3)

当紫葵来到这所有着许多葵花的大学校园之后,她注定会伤心不止一次。

紫葵时常对落雪说着几米的话。“生命中不断有人离开或进入。于是,看见的,看不见了。记住的,遗忘了。生命中不断有得到和失落。于是,看不见的,看见了。遗忘的,记住了”。

落雪微笑地侧过脸去,她说,许多事情是不可以记住或者遗忘的,只能死亡。就像原野里的野菊花,开得太久了,凋谢是唯一的出路。

然后这两个美丽的女孩就在夕阳斜照的傍晚,穿过熙熙攘攘的人流和一大片树林,停留在学校东南面那片清澈碧绿的明远湖畔边,在那里打水漂。残阳斜斜地照在她们身上,将她们的身影拖拽成了两道暗昧的墙。

那段日子无聊,却不无趣。

可是,落雪走了。

紫葵木木地站在那里,想着落雪雪白如脂玉的肌肤,以及抚摸它们的细腻柔软的感觉。她的手里,捏着落雪“白血病晚期”的病情报告单。一阵细碎的微风吹来,那张单薄的纸片从紫葵颤抖的手中滑落,在空气中晃悠了几圈,无力地跌落在冰冷的地板上。

紫葵想念起了高中的梅子。那个喜欢挡在紫葵面前唱歌的同样美丽的女孩。紫葵总是嗔怪着说,讨厌的梅子,你遮住了大片我的阳光。于是两人就嬉笑打闹起来,累了,就并肩躺在那片柔软的氤氲着新绿色和淡紫色的草地上,看着天上有翩翩白云和群飞过。梅子会忽然抓紧紫葵的手说,葵妹妹,我愿意我们一直躺在这里。看着阳光,还有这片纯蓝纯蓝的天空。紫葵侧过脸庞,静静看着梅子。我也愿意。

但是龙葵不会忘记那个午后,那个阳光晃亮清澈的午后。“吱——”,汽车发出一道刺耳令人毛骨悚然的急剧的刹车声。尖叫过后,紫葵呆呆的看着梅子躺倒在滚烫的柏油马路上,身下殷红的鲜血漫延成了一片血红的湖泊。刺眼的颜色染红了马路,染红了路边的树林,染红了紫葵的眼睛。紫葵就这么站在阳光里,穿着那件梅子的葵花绣丝连衣裙。

然后她伸手抹去了脸上不知不觉涌流出来的泪水,默默地坐在乡野潮湿的田埂上,看着阳光在葵花的花盘上舞蹈。紫葵伸出手指,却再也没有抚摸到梅子柔软的皮肤。眼泪无声无息地流淌下来,滴落进了脚下殷红色的土壤里。

她开始唱歌。

落雪去了北京。在那所著名的专科权威的大医院里,紫葵知道依然会有温暖的阳光。在后来的来信中,紫葵知道落雪还会在阳光灿烂的午后,抬头仰望太阳;还会去湖边;还会说着同样的不着边际的话。

只是身边少了一个像紫葵一样美丽而忧伤的女子

(4)

紫葵第一次看见苏阳,是在一个阳光灿烂的午后。

那天,紫葵知道学校“行知协会”要招募志愿者,去遥远偏僻的农村支教。那是个虽然贫穷却很美丽的小山村,她和梅子和落雪曾经都幻想能去那里旅行。看看那里的阳光明媚,抚摸那里的山清水秀,呼吸那里的清新空气。

紫葵敲响了办公室的门,满屋耀眼的光亮扑面而来。开门的是苏阳,一个发的,周身流淌着阳光气息的大男孩。他是协会的主席,大二的全优生,比紫葵高一级。紫葵傻傻地看着他,好像看着一个温暖的太阳。

你叫什么名字呢?当苏阳问她的时候,紫葵有点惊慌失措。她的脸红了,宛如夕阳笼罩下的葵花。她说,我叫紫葵。

紫葵?呵呵,你确实像一朵葵花。

为什么呢?

因为你的眼睛。她告诉了我,你的明媚的美丽,还有淡淡的忧伤。

“你……好像一个太阳”。

哈哈……苏阳爽朗地大笑起来。

明亮的阳光透过窗户照射在这个不大的房间里,空气中有淡淡的花香。窗外,大片大片绚烂绮丽,忧伤诡异的金黄转过脸来,对着这片明亮频频微笑。

苏阳说,是啊。我的名字里就有太阳。

紫葵忽然被这片晃晃荡荡的明亮耀得流了泪。

(5)

紫葵习惯了一个人在阳光下行走,站立,唱歌;一个人去街边的冷饮店给自己买一杯香草椰奶冰砂;一个人拿着一本抑郁忧伤的杂志坐在阶梯教室的最后一排。

每个周六的清晨,空气中飘洒着淡淡的花香和灿烂的阳光,还有从遥远的地方飞过的寂静的鸽群。

在这个明亮的大学校园里,绕过那块巨大的校区广告牌。直走。然后紫葵看见那栋熟悉的乳白色的建筑物,房檐上面镂着三个金光灿灿的大字,“收发室”。紫葵总是从这里取走落雪的来信,亲吻一下那张可爱的卡通邮票,小心翼翼的装进书包的内层。然后,她像往常一样,绕过郁郁葱葱的不高山,穿过柏油马路和白石,徘徊在明远湖畔边上的青石板路上。静静地读完落雪的信。

葵花妹妹:

还好吗?

你不用担心我,我在这边过得很开心。这里和校园里一样,有如水般潺潺流泻的阳光,明媚的葵花,清澈的溪流和湖泊。

只是空气中少了些许花香,有些浓重的药物的气味。不过没有关系。

葵花妹妹,他给我来信了,我曾经给你说过的那个笑起来可以滴落阳光的男孩。他说他很想我。有你们陪伴着我,我觉得好幸福好幸福哦。真的,我真的很快乐

葵花妹妹,你和我一样。我们都是想要珍惜自己,明媚而忧伤的女孩。就像生活在黑暗的海底的荧光鱼。你一定不要伤害自己,要开心快乐得过好每一天。这样,我……在生命的最后几年里,会更加安心了。

照顾好自己。有机会我一定会去看你。

想你的落雪姐姐

紫葵在湖畔边的椅子上安静地坐下来。木木地盯着新绿的竹叶,翩翩飞舞的白鹭,湖底悠闲地游弋着的鲤鱼。她开始回信。

雪姐姐:

收到你的来信我真的很为你开心,也为自己庆幸:能有你这么坚强的好姐姐。

有人说:你看见那天上的白云了吗?那是尘世的倒影,如果你看懂了白云,就看懂了尘世。那天,我静静地躺在草地上,看着天外的流云飘逝。却怎么也看不懂。相信姐姐也和我一样,所以,雪姐姐你不会有事的。我们以后还要一起看懂白云呢。

关于那个像阳光一样的男孩,雪姐姐你一定是喜欢上他了。祝你们恋情顺利哦。对了,多去葵花圃的阳光里走走,那儿的阳光才最明亮呢。也不会有浑浊的药味的。

真心希望雪姐姐快点健康起来。我们还要一起去抬头仰望阳光,去清澈透亮的湖边打水漂呢。

别忘了,上次我漂得比你多哦。

想你的葵花妹妹

然后紫葵去了不高山涧旁的葵花圃,摘了几片明灿灿的花叶放进了信封。

(6)

日的午后。阳光灿烂,空气中有隐隐约约淡雅的花香和风。

紫葵坐在不高山涧旁的葵花圃,如水的阳光照射在这片空气里。

她向后支起手臂,让双腿舒展地前伸,头向上仰起,深深地呼吸了一口这并不怎么清凉的空气。龙葵想着那些翩然飞舞的往事。

梅子。落雪。还有苏阳。

忽然,紫葵听到了那种熟悉的阳光般的笑容。她惊愕地转过身去,她看见了苏阳!

紫葵!你还记得我吧?苏阳说。

紫葵认真地看着苏阳。顿了一下,说,当然。苏阳。

呵呵,你的记性还不赖嘛。

是你说的,你的名字里有太阳。

哦,对啊。我还说你像葵花呢。

紫葵看着眼前这个阳光男孩,他的在湖水中的倒影也被水光耀得一晃一晃的。紫葵真想就这么站着,在校园的阳光底下,在这个身上流淌着阳光的男孩面前。

苏阳问,你怎么会在这里呢?

紫葵说,因为这里的阳光最明亮,像冰冷的泉水一样纯澈清冽。

苏阳怔怔地看着她,这个带着淡淡忧伤的美丽的像葵花一样的姑娘。然后他笑起来,嘴唇微微地翕合着,勾勒着优美的弧线。

紫葵感觉到幸福和快乐从流淌着的阳光里渗透出来,析在了那些明媚的花盘上。她真心地笑了。

一阵清爽的风从湖底涌上来,在紫葵和苏阳间穿梭。她忽然感觉眼睛酸酸地,急忙转过身。两滴晶莹剔透的泪珠滑过脸庞,落进了碧清的湖水。“咚——咚——”,波纹漾漾地荡开去。泪水终于和这片湖水交融了。

阳光明媚。花香伊人。

(7)

紫葵喜欢照镜子。

每次看着镜子的时候,她都能看见夏日的原野:阳光如水般潺潺流泻的时候,大片金黄色的野雏菊在阳光下倔强地仰起脸。旁边,是大朵大朵金黄金黄的葵花,明媚而忧伤地绽放。天是纯蓝纯蓝的,有飘远的流云和大群寂静无声地飞过的鸟群。

可是。苏阳为什么要说那些话呢。

紫葵,你真的好像一朵葵花。

紫葵,我的名字里有太阳。

紫葵,谢谢你。

紫葵妹妹,来参加活动吧。

紫葵妹妹,你为什么不说话,总是这么忧伤。

紫葵妹妹,别坐在最后一排看杂志了,好好听课。

紫葵妹妹,谢谢你。

紫葵没有掉眼泪。对着镜子,她总是感到哭泣好像来得力不从心了。原来,这也是镜子的魔力。

(8)

夏日的午后。阳光灿烂,空气中有隐隐约约的淡雅的香气和风。

紫葵呆呆地扒在西南门篮球场的铁丝网的高墙边,看着苏阳带着流淌的阳光满场飞奔。

运球突破,右路虚晃,后转身,高高跃起,勾手投篮。整套动作婉如行云流水,潇洒飘逸。橙红色的篮球没有像紫葵预想中的那样:在明亮的阳光中划出一道优美的弧线,“嚓——”,很好听的一声,空心擦网而入。却在寒森森的金属圆环上晃荡起来。好像她经常在湖边打起的孤独的水漂。一漂,二漂,三漂,四漂。

一圈,二圈,三圈,四圈。紫葵在心里默默地数着。篮球终于泄了气,“叭——”地一声跌落进了篮网。球场上的大男孩们欢呼雀跃,纷纷向苏阳拍手庆贺。在明晃晃的阳光里,紫葵发现苏阳的脸突然笑成了一个太阳。美丽的紫葵看得发了呆。

紫葵仰起头,让如水般潺潺流泻的阳光一跃一跃地滑过脸庞。她在心里默默地说,苏阳,我喜欢你。你知道吗?我真的不知道我的爱情是不是也能像橙红色的篮球那样,晃荡四次。最终于落定。

紫葵买了香草椰奶冰砂。一大手提袋。她走到男孩子们面前,把冰砂递过去。那些运动健将们一窝蜂似的冲上来,一人抢了一杯,然后对着紫葵嬉皮笑脸:还是咱家的龙葵妹妹好啊!知道疼哥哥咧!

苏阳举着香草冰砂,放到阳光里。他惊奇地说,香草椰奶冰砂吗,我最喜欢呢。紫葵你怎么知道呢。

紫葵认真地看着苏阳,微笑不语。

叫我葵花吧,紫葵说。

葵花妹妹好!那帮淘气的大男孩七嘴八舌地喊叫着。

然后,紫葵的心里忽然一片寂静。

苏阳继续发球了。当然,他永远也不会知道,曾经有一个像葵花一样明媚而忧伤的女孩,站在夏日的阳光里,看着他打球,欢呼,然后落下了眼泪。

(9)

在这个有着明亮阳光的大学,紫葵见过苏阳二十三次。

紫葵被苏阳流淌着阳光的笑脸晃亮得流了三次眼泪。

紫葵记得有本书上说过,当你为一个男子流了三次眼泪后,他会永远地爱上你。她想去找寻那本书,却怎么也找不到了。

阳光明亮的午后。紫葵像一朵柔弱而强悍的花,在颓败和盛放的激情中,小心翼翼地伸展她的每一片花瓣,满怀恐惧地等着那个要来采撷她的人。忧伤却又矜持。

紫葵不是一个爱哭的孩子,却为一个男孩落了三次眼泪。惊喜的,抑或是绝望的。因为她再也找不到更好的姿势,来接受那泓如水般潺潺流泻的阳光。

大学是个什么样的映射,就像天是个什么样的体积;爱情有着什么样的密度,就像云彩有着什么样的过去。

一个个阳光绚烂的午后草地,紫葵看不懂云。

所以。紫葵也追逐不了爱情。

(10)

苏阳要毕业了。大家决定给他开一个欢送PARTY

流年似水,岁月不饶人呐。站在黄昏的商业街边,大家都在感叹,残阳西沉,鸦鹊南飞,一地冷霜。

时值深秋。枯黄的叶子飘落了一地,萧煞的秋风摧残了山涧旁那片葵花圃。整个校园里显得萧索而冷寂,好像大家都在疲于奔命。

聚会的那天,紫葵穿着一袭葵花绣丝的连衣裙。在秋风中的街道上走着,显得更加落寞和楚楚动人。紧着毛衣领口的陌生路人都奇怪地盯着她看,然后匆匆地消逝在街道和秋风的尽头。

PARTY在一间不大的酒吧里。大家都沉默不语。当苏阳带着灿烂的笑容,牵着一位非常美丽的女孩子的手走进来的时候,寂寞的人群开始鼓掌。

紫葵却惊呆了得看着苏阳身边的女孩。她真得很美丽,就像夏日田野里野生着的金黄的雏菊,明媚忧伤而又绚烂诡异。

苏阳把她推到众人面前,微笑着说,这是我的女朋友,已经两年了。那位美丽的女孩含羞地笑着,伸手向大家打招呼。走到紫葵面前时,她忽然说,紫葵妹妹,你廋了。然后用关切而疼爱的眼神望着紫葵。

紫葵傻傻地盯着她看,半天才缓过神来。她说,你变了。漂亮了。她们紧紧地拥抱着对方,手臂颤抖,泪流满面。在这个深秋的没有阳光的街边酒吧。

苏阳惊奇地看着他们,说,原来你们认识啊。

沉闷的气氛开始冰释。大伙纷纷叫嚷着苏阳太不够意思,竟然搞地下恋爱,要重罚三大杯。

苏阳哈哈地笑着,拱手作揖,一杯接一杯地喝酒。

那个女孩紧挨着苏阳坐下来。苏阳喝一杯,紫葵喝一杯。苏阳喝完了,紫葵还在喝。那个美丽的女孩静静地从口袋中掏出手帕,轻柔地擦拭着苏阳额头上渗出的汗珠和绯红。苏阳爱怜地看着她,眼神里却有些许凌乱的没有溶化完全的哀伤。满席的人都看着他们嗤嗤地笑。

大家去抢紫葵的酒杯,她却死命地抓住不放。她说,我没有醉。只是太过伤感。然后她又打开一瓶红酒。鲜红的酒液在杯中晶莹剔透,闪着旖旎的光芒。好像泪珠。

苏阳说,算了吧,让她喝。大伙难得聚在一起。那个女孩轻轻地走过来,用餐巾纸把紫葵斜洒在桌子上的鲜红的酒液拭去,放了一束金黄色的散发着淡淡的田野清香的雏菊在紫葵身旁。她说,紫葵妹妹,我希望你快乐。

紫葵彻底地醉了。她开始伏在桌子上痛哭流涕。模模糊糊地,她似乎听见苏阳说,紫葵妹妹,你今天怎么穿得这么单薄。紫葵妹妹,你别喝了。

紫葵醒来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的正午了。她躺在自己房间的床上,身上披着苏阳那间银白色的风衣,旁边放着一束野雏菊。床头柜的纸条上,苏阳熟悉的字迹像阳光一样跳跃:紫葵,别再伤害自己了,你一定要快乐起来。明天的阳光一定会很温暖,也很明亮的。

窗外,久违了的明亮的阳光如水般潺潺流泻进紫葵的房间,晃亮了纯白的棉被,桔黄色的床头柜,古色古香的书桌和书架,还有每一片属于紫葵的空气。

只是,窗外那片漫天飞舞的熠熠金黄已经枯萎。

那个美丽的女孩是落雪。

那天晚上紫葵喝了二十四杯酒。

那件风衣紫葵再也没有穿过。

后来,紫葵找了一个精致的花瓶,盛上清水,将那束盛放的雏菊插了进去。然后把她放在房间里阳光最明媚的地方。

至于她什么时候枯萎,谁也不知道。

(11)

所以。没有结局。

葵花的花语:明媚而忧伤,矜持而暗昧的生活,和沉默的爱恋。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