童年

2012-03-18 20:09 | 作者: | 散文吧首发

我在农村长大,这里有我快乐童年

一条大河从村头淌过,一条小溪是它的分支。穿过河一百余步就是村办的小学,从我家步行上学大概要5分钟,可是放学回家的路上我却往往花了半个小时。

放学的路上我们打面包、折钉子、弹琉球,一路走一路玩,不知哪个小家伙忽然发现河岸的柳枝变了,朦胧鹅黄的枝条吸引了我们,于是一大群像儿一样飞到了河岸,爬上岸边的老树,不久,每个人手中都有了各种各样的玩具,女孩子们戴着柳条帽,男孩子们吹着刚拧下做好的柳笛,剥了皮的柳枝做成了打仗用的剑。

天来了,伙伴们分享了小心保存一的蚕籽,都小心翼翼的用棉花包好藏在胳肢窝,不时地偷偷拿出来,翘首以盼等待蚕宝宝的出现,于是,河道里就有一堆一堆的小人儿拨开灰黄的枯草丛,在湿漉漉的土地里寻找丁冈苗。桑芽未出,丁冈苗是蚕宝宝最美味的食物。

河水也由澄清变成了碧绿,饱满起来了,就有三五个顽皮的孩子趴在水边观察,蝌蚪还没有长尾巴他们就迫不及待地拿着塑料袋子捕捞了。水面朦胧,早上的时候听到远处野鸭子的叫声了,燕子开始筑巢,不时地有几只掠过水面到水边衔泥巴,枯草渐渐被风吹走,村里的羊倌牵出了几只山羊,野花开了,蝴蝶多了起来,放学的河岸更加热闹,采野花的、追蝴蝶的、捉虫子的。

春风刮起的时候树上就有了香椿芽芽,榆钱钱,槐花开了,各家各户准备了竹钩钩爬上梯子勾槐花,一阵炊烟过后,家家小孩的碗里都有了香喷喷的槐花饭。

周末的时候要给家里做农活,苗圃里的薯芽长高了,就跟着大人到河边分的自家堤埂地里插薯苗,大人们忙着刨薯坑,插苗,从河里挑水,浇水,我们就在一旁找尖尖,尖尖根又甜又嫩,尖尖芽柔柔的抚在脸上直痒痒,节节草没有叶子,它的茎又直又长,我把它拔下来又插上。堤上的田种完了还要下了堤,在堤边的坟地种花生,从晌午一直到晚上,开始的时候并没有感觉到害怕后来慢慢长大了,不到天黑就吵着要回家。

离坟地不远是村里的土窑厂,爷爷和爸农闲的时候就在那里忙活,爷爷做瓦粘滴水,爸爸拓砖,我常常下午放学的时候来土窑里帮忙,爸爸那里的活我做不动,我就在爷爷那里帮他把晾干的土瓦一摞一摞地搬到屋里去,点上数目,用粉笔记号,爷爷还在忙有时候会过来帮我,我干完我的活后就坐在爷爷的身边看他把泥巴一块一块的变成瓦,或者玩爷爷给我的泥巴做成各式各样的小泥人。在平整的沙地上有时候会飞来几只蜻蜓,不知道什么原因的死在那里,像一架坠落的小飞机。没有人管我的时候我就跑到沙地里跳沙坑。

树荫渐浓,大伙都迫不及待要下水了,大人们看得紧总有的不放心在河岸边看着,遇见有下水的孩子就吆喝一声,但也有趁大人们不注意的时候,沿着河沿疯跑,一直跑到很远很远,跑到看不到村里的房屋,跑到茂密的林子里去,到小溪里捉虾,爬上叫不上名字的古怪的树,掏刚孵出蛋的小鸟。

大河的旁边有一个大池塘,村人们把它叫窑坑,是老一辈在挖泥烧砖的时候造成的,传说挖出了泉水,池子周围树很密,池水很深,每年都淹死过人,但人们还是喜欢到那里去,大人们在那里弄竹筏,只是总不让我们靠近,喜欢看大人们打渔,因为每次都会有一两条小鱼分给我们做奖赏,天气最热的时候,人们到塘边捉鳖,把塘边的梧桐叶子一片一片的仍下来丢到池塘里去,鳖会躲到叶子下乘凉,人们只要拿上大网兜上就是,但只是听说,我没有亲眼见过。在池塘边的快乐已经有很多细节记不清了,只有一次深深印在脑海中,那一次和伙伴在塘边玩过了头,不觉天已经黑了,我不小心又绊到了老树根给掉到水里去了,呛了几口水,好不容易爬上岸,又不敢回家,衣服已经湿透了,听到塘边的蛙叫更觉得害怕,偏又见到了几只赖蛤蟆,拾起大土块就砸死了一只最大的,一路走一路爬,听老人们说,赖蛤蟆有毒,真怕剩下的几只会跟到我家里来。

村里一户人家的老院子已经空了很久了,我常常偷偷钻进去,院子里有一棵很老的葡萄树,每到天的时候就会结很多果来,还有一株蔷薇,花开的很大,两株树树藤缠绕在一起,有花又有果,很是好看。还有一户人家的老院子里有海棠,还有樱桃,没大注意樱桃和海棠花开的样子,只是每到海棠果和樱桃长红的时候,总有几只伸出墙来,只逗我流口水,只是那户人家的院墙很高,有临着上学的路边,我没有钻进过,自然也没有吃到他家的果子。

我家有两株无花果,树冠很大,结的果实密密麻麻,引来很多小朋友的垂涎,现在想来那两株果树竟成了我儿时的骄傲。

村中有几棵皂角树,树皮很光滑,树也长得很高,上学的时候我经常贪小道从那里经过,每到天,奶奶就会让我背一个大书包,来拾雨水打落的皂角,皂角除了用来洗衣,里面坚硬的种子煮透了还是我的美味,除了皂角树,还有很多树有的叫上名字,有的只能用我们那得方言才能叫的上。

夏季晚到河边乘凉是一件最舒心的事情,河岸上长满了蒿艾,蚊子不侵,各种夏虫在这里鸣唱,偶尔飞来一群萤火虫,点着灯笼活像会移动的星星,有时候也能看到丛一闪一闪的,捉起来看原来是会发光的虫子,乘凉的人们在河边散步,我们就在岸上数星星,想象月宫里更加美好的东西。

几场猛雨过后,家家的院子前后的土地上都会开好多小洞洞,该是秋蝉蜕壳了,我们便提了水瓶瓶到处去找快开口的松土,挖开就能找到小洞,灌上水,不一会,蝉就爬上来了,傍晚的是时候更是提了马灯逢树就摸,一个晚上一定是有不少的收获呢。

麦收和秋收是农忙时节,我们都放了假,跟大人到地里去忙活,但这个时候也有我们的乐趣,麦收过后我们小孩都提个篮子到麦地里拾麦穗,大人们常常叫我们展开竞赛,他们很谨慎的把我们拾到的麦穗倒到很大的荆条编成的篓子里。最后比谁家的孩子捡的麦子多。

秋天的地里往往会有意想不到的收获,比方说拾玉米的时候会有一群刺猬爬过来,不小心会捡到一大堆的鹌鹑蛋。趁大人们不注意我们会在水沟里生起一小堆火,烤麦蚱。

十月过后,田地里就光秃秃了,勤劳的乡人开始忙着冬耕,这个时候家家户户院子里,墙头上满是黄橙橙的玉米,人们白天忙着耕种,晚上就在院子里昏黄的灯光下扯玉米皮,从屋里搬出黑白小电视,虽然只有十四寸,一家人聚在一起,热热呵呵。雨水少了,河水渐渐枯了,芦花开始飘飞,曾经丰腴的杨柳消瘦起来,河面上不再有木船,螃蟹也不见了踪影,大伙忙着捉泥鳅。

河面开始结冰,除了麦田还是绿油油的外,一切都显现出枯黄的样子。花飞舞,堆雪人、打雪仗是必不可少的,我们都提了炭火去上学,天色放晴,我们结伴到河沟沟里去拾柴火,晚上在月光下听奶奶讲故事,这时候村子格外寂静,只是偶尔不知谁家的老狗会有一两声叫唤。

岁月无声无息地流淌,如今我已是而立之年,独处时,总喜欢怀旧,伴随着丝丝的忧伤怀念过去的的人、过去的事,儿子活泼可,正享受着童年的幸福,公园里精心培育的盆栽、道路旁修剪整齐的迎春花、偶尔飞来的几只蝴蝶构成了他全部的春天,在这个水泥构筑的城市里,除了涌动的车流,除了热闹的街市,还有什么可以成为孩子欣赏的风景呢?手工课上老师教儿子粘蘑菇,画蝴蝶,可是身处大自然的乐趣他哪能体会的到呢?童年的生活只能留在记忆里了,当这一幕幕再现在我的眼前,我又仿佛回到了童年,回到了生我养我的那块热土。

相关文章作者的其他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