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呓时的低语

2017-01-12 | 作者:劉新宇 | 散文吧首发

下季六月出头,便是心内初秋。

,倦入林,余照敛起,山影湖泊,四下靡靡。放目远眺,百顷林地,疏芜萧条,断木败枝,错落各异,宛若幽间之棺土,冥府之骸骨,足记所布,尽是凄声唳唳,妖虐魔舞。

正如乔伊斯·卡罗尔奥茨在《玉米少女》里说:“她不想看到他们,看到自己悲伤映射在他们脸上,就像是看着一面残酷的哈哈镜。”或许自尊的人都是自卑的,脆弱的人都是敏感的,而夜晚则是最好的避难所,每当夜幕四散,每个人的心都会变得异常柔软,那份与生俱来的善良也随之流泻,唤醒常日似木乃伊层层包裹掩饰的精神世界,一段字,一首旋律,一张远在天边的相片,就可以让铠甲之下的我们泪流满面在瞬间。

平凡的人之所以伟大,其根源在于纯洁。自由,快乐乃至幸福皆不及纯洁,此一些都是纯洁衍生而出的附属品,而平凡,则是纯洁的外在体现。年三十子夜清扫欢腾喧嚣过后寂寥的环卫工人,仅用几根绳子作为保障便在摩登大楼上高空作业的“蜘蛛人”,忍受雾霾和汽车尾气双重夹击却毅然屹立岗位的交通警察和志愿者,一面奴颜媚骨去奉承别人,另一面遭受白眼和无耻谩骂的保安等等,所有生活在社会基层的人们都值得被尊重,职业和人格在这个世界本不应有高低之分,然则贫贱高贵之别的显而易见,却时时刻刻都在真真正正完好的存在发生着,追根溯源,想必是人们的世界观,人生观的扭曲和畸形,这与性善论的理论着实大相径庭,南辕北辙了。

如入乡的时候,仿佛已是卧在棺椁里,口中含混的,是梦呓时的低语,诚如,梦到来的先迟并不打紧,重要的是那个与你一起享受梦的人。拂晓被撕心裂肺的梦搅扰得掀被落床,倘若不曾做了这哀哀欲绝的鬼祟,不知多久才会亲眼得见窗外这一幕好像是十九世纪印象派画家的遗作,远方的高楼被印作魍魉黑影,初新的旭光尚和地平线连接着脐带,偶有零星数只飞禽擦过苍穹画板,化为一块永恒的色彩,破败的书卷通常都匿隐着闪晦的宝藏,狭小的我,在雾气处心的背后,努力记住今天的模样。

近日整拾杂物,不经意发现年幼时去书馆抄书的部分残片,当中徐志摩的一首诗完好留存至今,尤为得意,题曰《仍然》:

你舒展得像一湖水向着晴空里

白云,又像是一流冷涧,澄清

许我循着林岸穷究你的源泉:

我却仍然怀抱着百般的疑心

对你的每一个映影!

你展开像个千瓣的花朵!

鲜妍是你的每一瓣,更有芳泌,

那温存袭人的花气,伴着晚凉:

我说花儿,这正是的捉弄人,

来偷取人们的痴情!

你又学叶叶的书篇随风吹展,

揭示你的每一个深思;每一角心境,

你的眼睛望着,你不断的在说话,

我却仍然没有回答,一片的沉静

永远守住我的魂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