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秋雪

2017-01-11 | 作者:兴安白桦 | 散文吧首发

绝对是应季而生的尤物。这不,节气刚过了霜降,一场深秋雪就应时而至。

刚开始下时还是夹雪,细屑般的雪粒伴着小雨下落的速度很快,几乎是直直地从空中落下,落在地面的瞬间化为雪水。雨水和雪水淋湿的水泥地面变得像揉好后的面团细腻而有光亮。松柏的针叶在雨水的浸润下透着油油的深绿,树干也愈发显得黝黑。渐渐的低洼处就积聚起了雪和雨的水,形成了一个小水潭。后来雪花占了上风,小雨识趣地隐身让位了。此时,雪花也变得大些了,偶尔有风便像无数白色的小粉蝶在轻轻地飞舞。绿色的爬地植物被白雪覆盖后再经雪水的浸湿,透出的绿是那样的纯净剔透,就如晶莹温润的绿色翡翠让人怜。金黄的杨树叶子、绿里泛着微黄的柳树叶子、火红的枫树叶子,在薄薄的、润润的雪衣里充满了质感。虽不似包裹在纯粹的冰中那般通透,却更有了一种朦胧美。再后来,雪越下越大变为鹅毛大雪,雪势也是一阵缓一阵急,没有任何的规律随性、自由、洒脱。没有风时慢悠悠飘荡着落下,风急时就像海面上掀起的波涛,在空中翻转打旋。低洼处的水潭边上围了一圈白雪,宛若一颗墨绿的翡翠镶了一道银边,落在水面上的雪花也并不是倏地一下就不见了,而是颜色渐浅,慢慢地潜入其中。草坪上还有小草的绿尖露在上面,修剪成球形的绿植像个棉花包,空中的电缆也变成了银线。绿色的松柏戴上了漂亮的雪帽,一半苍翠,一半雪,整个树冠更加丰腴蓬松,看上去愈发的精神。

白雪拥抱过的世界线条清晰,黑白分明。虽然色彩看似简单,但是在光学的理论上讲,七色旋而为白,聚而为黑,这白与黑之中就蕴含着丰富的色彩。看着这非黑即白的世界,一切都变得简单明快起来。

不知不觉中那种深邃的意境遂将自己浑身浸透。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