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一抹古韵,恋千年

2017-01-07 | 作者:绝世容颜倾了谁的城 | 散文吧首发

黎明,西安古街未醒,儿声声鸣,先醒。拉开帘幕满眼古楼黛瓦,古韵点点润风,风逐花香动,难倚梧桐琼影。晨钟颤颤彻天响,心头悦,急步入景,脚步难停,一肩凉风薄雾,欲打开千年的封印,在中国风编织的晓梦中穿行。

晨光缓缓倾,月斜夜酿新露,淋漓古城墙隔世的空灵,千年往事已稀,独留英雄名。青石上刀枪留下的残痕,记载着刀光剑影中朦胧的史云,映射着中华铿锵男儿历代坚挺。经年的号角萦绕耳畔,帝乡半城烟沙中,千万将士策马拉弓满弦,付出几多献血护天下。万路奔流的山河入目,谁在千年的那端,伴着硝烟,把酒言欢醉卧残沙。

黄泉路上魂未散,依旧忧心着国,念着家,不轻弹的泪独为送走黑发的白发洒。睡在千年梦里的英雄像,可曾淡忘了战场上的锋号,了却天下事,坐看滔滔江河英雄笑。

沿路落叶堆砌一地,勾画着巷子里的寒意,水墨丹青的画卷上,惹谁停步,吟下几阙不朽的篇章。锦书隽语投递耳语深情,感悟世间情涨愁落的思绪,门栏上文字间蕴含的雅韵,斟满了最清的酒,为谁解忧?古韵墨香下描绘的风景迷了我,几番思量,心间甜着,梦里念着,愁中悟着,凝眸留一笑意无休。在嘈杂喧嚣之外,静守文中情,过往云烟在笔尖风流。

惬意地游走在巷子中,宛如在千年前的铜镜里,古镜照今人,恋得红香三两处,细数楼阑亭轩,对联无数。我向来喜文雅饰物,盈两袖中国风,徘徊于街边店铺,寻觅着古典文化的幽意,诗田古墨中种下我的星语心愿,巷陌江楼雕栏思绪阑珊,知心暖。

买下一柄青衫古扇,题有“旅思逢秋增鬓,乡心随雁过长安”,玉笺道破我心意,画卷敛了无限牵念。石畔,游子倚亭望江枫,不知云落几许深,几处残红篱下捻,青发随风飘三千,一壶乡愁,牵念朝暮两端。天涯漂泊成了今人的愁,几度离合,满庭景依旧梦难圆,私语难寄,得一把古扇换心安,景醉诗怜别愁寒,淡了点点忧。

柳岸路口处,有一间诗画坊,层层青阶,幽静香馥盈,红墙锁画廊,不知青门后是谁,暗把笛弄?诱得同路人心痒。笛音抵达逍遥岸,云烟闲,水鸟枝头添乱。外人止步,楼外遗梦虚了楼内画卷,转身空去心彷徨,只羡楼檐飞燕,独揽红墙内风景线,染得翰墨暗香万千。

脚步近了雁塔,檀香袅袅,佛音阵阵悦耳,断了闹市或愁或悲的思绪。大唐盛世的传奇佳话中,西天取经的高僧对信仰坚定执着,趋向目标的信念,鼓励着后人在红尘间笃定一个目标,虔诚修行。

祥和的云烟下,侧听车水马龙尘音繁,佛前虔诚之人碎念心语,在佛前求得心静,几度繁华梦轻。问了情,问了前途路径,理清了心事,守着信念,寻得路在何方,坚定之人必然傲骨前行。

站在罗雀门口,忆起斑驳过往,求佛来渡,深深牵挂经年后无人居住的旧屋,瞬间滑落的相思泪,肩披半帘纱绸。为了已故人泪湿清眸,幽思系亲人暖否?隔门相求,天涯两离梦托寄语,愿天堂那头亲人暖。

乘兴攀登大雁塔,斜阳耀千里晴空,心情自在轻似梦,步匆匆,入苍穹,独怕云锁塔顶,重门掩琼宫,难看雁逐影。一层又一层,楼宇处处写尽中国佛教文化,叠叠素笺铺汉唐陈旧的岁月,墙壁雕刻取经的历程激起半盏幻想入心魄。唐砖、经卷、舍利、风铎、佛像呈现旧日模糊的模样,凭谁问,中华历史多厚文化多深,陈迹留千秋,遗风入文坛,演成代代文人骚客精神粮。

临暮垂,醉倚楼兰听雁回,霞云羞红,塔顶望穿秋水熏晓风,与朋友笑谈景内景,情外情。木鱼声声,静而思之,添一抹古典空灵,折尽盈眸魅力世世珍藏,觅得旧时卷卷禅诗瘦心语。

光阴不等人,夜色阻挡了前行的脚步,一壶漂泊,两处逢,远眺烟光心乘风去,惊谜于兵马俑,诗意于大明宫,忧伤于华清池,陶醉于芙蓉园……书不尽书的西安古典史册,思不尽千年轮回的情长。

此游一去如雁过,枉自叹西安景深惹梦长,多少文墨欲绘其三千云烟,难描一季姿颜古色,难抒三分文络。独思量,提笔泼墨画沧海一只倦鸟,梦里欲化为闲云野鹤,逍遥翩跹过,印一抹古典的雅韵,留恋千年。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