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梦儿读诗:

2015-10-20 | 作者:雪梦儿 | 散文吧首发

《河西走廊》

文/刘年

小麦熟了,大地陷了下去

小麦全部收完之后,陇上的天空,高了三尺

//

诗歌赏析:

这一首诗我读过一遍 ,就记住了。能让人读一遍,就能记住的诗歌,当然是好诗。好诗是可遇不可求的。那么这首短诗好就好在,它不仅在白描的基础上,表现了一幅农耕秋收的画面。还有深入到秋天幸福生活的层面,寓意深刻。让人读后思绪万千,且画面感很强,语言极具张力。这首诗一共才两行,只用了两个动词“陷”和“高”,将整首诗立了起来,让人拍案叫绝,浑然天成。(诗歌点评:儿)

////

《路》

文/刘年

路,在等一个背包上挂着菩提子的行者

/

稍稍向上的弧度,是路在微微地笑

转过怪石山,冰凉的湖水和恩的大雁,是路给行者的惊喜

路也有悲伤,大多数日子,和那座无碑的坟相依为命

/

瘦黄的沙土路,一直送我走过乌兰草原

//

诗歌赏析:

读《路》这首诗,在一边读的同时,就好像是坐在车上,正接受迎面传递过来的一个个小惊喜。路,无疑在这首诗中是一个意象。它可以是一条土坡路;也可以是一个人。是母亲、是妻子,是一种游子牵肠挂肚的情怀。那么“背包上挂着菩提子的行者”就是游子。在这里“稍稍向上的弧度”更有待于你的好奇心跟着这首诗去探索,“冰凉的湖水和恩爱的大雁”的奥妙与深邃了。很明显,游子想家总归是要回家的。那么呆在家里的母亲或是妻子就长期守候在家里,过着清贫孤单的日子,这是肯定的。身为游子,偶尔返乡探亲一次,与亲人相聚一堂。离开时那条“瘦黄的沙土路”肯定是依依不舍的。全诗就像打开一个个惟妙惟肖的画面,生动而有趣,且意蕴深刻。可见诗人刘年的语言驾驭能力,绝对是一首不可多得的佳作,读来令人受益匪浅。(诗歌点评:雪梦儿)

【诗人简介】:

刘年,本名刘代福 ,1974年生,湘西永顺人,北京《诗刊》编辑。喜欢落日、荒原和雪。著有诗集《为何生命苍凉如水》。

2015.10.20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