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雀竹幽林谁可忘(二)》

2015-03-28 | 作者:漠塵 | 散文吧首发

《雀竹幽林谁可忘(二)》

——漠塵

那年竹林下,我饮一杯桃花酒,与你琴瑟和鸣,唱尽了多少离别之歌。

千年来,《瑶池错》何曾流落?

当初《瑶池错》,竟是千年的蹉跎。

……

莫,千年走来,你还会怪我吗?”

“往事繁华竟也迷离,昨日的歌早已无何。昨日就让他随昨日流走吧,何必管他今日怎样流过呢?”

回忆当初的过错,竟是有多么难说。只是她一席素衣早已没有了昨日的洁白无暇,流水纸上,丹青绘下那一抹昨日残颊。

还记得桃花酒,还记得故居下,更记得幻灵之处你的面颊。

雀竹幽林谁可忘,究竟是为何许人也?

或许谁也没有猜到,你我千年在此相聚。

只是那日雀竹幽林,对我而言,那些话,或许我经年也不会忘记吧。

幻灵殿,早已不是昨日那般光彩辉煌且充满灵气。

那个永存于世人里的地方,却是我们的家。幻灵殿,这个在世人看来是遥不可及的梦,可在我们看来不过是平淡一生可居之处。

可是,谁又能料到不会出现打破我们梦的响铃。

我们分别千年,千年来错过了多少次相遇。

雨莫,我也曾问过你:想过重建幻灵殿吗?

你不回答,只是沉默着。

我也不在过问什么。毕竟那是永远无法抹去的伤,我不想再失去一位朋友,一位亲人,一位你。

那日,忘心崖下雀竹幽林,饮桃花酒,看身边的过眼凡尘,听林中鸣,闻百花幽香。这些大概是我此生最惬意的时候吧。

经过了这些事,我已不求些什么,只想安安静静,平平淡淡的过完此生。

……

雀竹幽林,究竟是为何许人忧伤,还是为何许人独唱?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