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天

2011-09-17 12:26 | 作者:︶冰封的爱恋 | 散文吧首发

1。秋感

不经意间,秋的味道爬上指尖,浅唱。

秋露凝霜,蝉鸣稀声,蛙舔着稻谷的香,无语。

细数,经年风,草枯草又青,诠释倔强的轮回。

我端坐秋的一隅,品秋的况味如茶,微苦。香浓写在如歌的诗句里。

一叶知秋,偶然看见飘落门前的一枚黄叶,躬身拾起。

轻拈依稀泛绿的叶脉,浅尝一缕秋的况味,悠叹,生命的轮回,终还是一世一尘缘,说不定明年的这一叶残,又飘落到谁的门庭?

默然,“中庭地白树栖鸦,冷落无声湿桂花”的意境悠然溢上心头,一丝淡淡的清愁,牵着一叶的残,写进一秋的忧,细瘦的眼隙,被城市楼群遮挡成一眼落寞的铅灰,抱着唐诗宋词,走进颓废的平平仄仄里。

偶尔,捡拾,浅秋遗落的一丝明媚。诗鬼李贺的“吴质不眠倚桂树,露脚斜飞湿寒兔”的忧伤无奈落进晚秋深处,心底的一丝暖,沐浴秋阳,梳篦思绪,点染,秋的章节横陈……

那山,那水,那树,那一片繁荣的田园。

2。那山

那山,迤逦向远,红枫赤墨,霜染霞山灿烂一片,不愿告别蓊绿的苍松翠柏,如掌,托起红霞翩跹。一抹跳动的血色,在枝头怒放。秋踮起脚走路,无痕飘过。淡淡泛黄的绿地,松软落在谁的脚尖?

仰望穹天,猎的鹰,扑打着翅膀,俯冲一片无边的蔚蓝,搏击长风。骄傲,神勇的轮回。

天高地远,南归的大雁,大写人字,天上人间,洒一路恢弘,一路雁鸣,山,缱绻着雁的影,一路迤逦相随;雁,眷顾着山的深情。不惜前行1000,后退800的艰辛,一路走,一路回眸,直到冷秋席卷雁门关。

秋走远,雁无踪,山还在原地等待

3。那水

那水,清澈如镜,孪生的倒挂着残落的荷茎,对影嗟叹莲的心事,梵唱,无染的一生。波声告白,丰盈的蒹葭,在水中央,长长短的蒲棒,是浅秋的拂尘,掸落秋殇随锦鳞的华色入海,寻更远的栖息地。

一如,游子的心,虽不能望断天涯,却真的望穿秋水。

4。那树

那树,叶落枝稀,寒鸦粗糙的垒砌,昭然入目。

蝶舞的残叶,在风中寻求自己的归宿,悄然落地的瞬间,根系抱紧了自己的种族,就算成泥,成土,依然注入一丝血脉,期待来时,站在枝头,复苏。

曾记得,童年的游戏,几条纵横的麻绳,围着老树缠绕,织一张摇椅,把安徒生的白公主绑在里,闭上眼睛,在梦网中游走,偶尔忘形,跌落地上,躺在松软的落叶中,望着参天的树顶,梦呓,我就是你脚下的一株小草,用一生仰望你参天的魅力。

5。那一片田园

那一片繁荣的田园,我做在田园之上,指尖随叮咚的弦声漫舞,歌流进浅金的田野。

稻香沉醉的陇上,纵横着又一季的收获,躬耕者的笑靥,是向着秋阳绽放的葵花,丰盈,饱满,却执拗的把一瓣葵香留在圆盘上,诠释它的坚强,一如梵高画笔下的葵花,再饱满也绝不残落,颓败只属于逆向阳光的人。

我是属于逆光者,却偏葵花的暖,也许生命中的秋天,远比坐在云上看风生水起的日子落寞。

素手牵红尘,终无法抵达心的彼岸,秋凉时,饮一阙清冷,留一米秋阳,吸吮淡淡的况味,秋韵落心,入画。

秋天的况味(外一章散文

不知道从何时起,开始伤感秋的颓废,父辈手拢阡陌,脚踏陇上的日子,不知何时起,成了我寻根,却迷失的方向,涨红脸的大高粱,不知何时起,成了我梦里走失的相思林。

在两者间徘徊,我始终无法抵达故居的门前。

游子的心,随一叶飘零,天之涯,地之角,随处是我家,随处亦无家。

人都说,秋天是收获丰盈,收获梦想的时刻,那么春天也许就是播种神话的使者,而我却总在春意阑珊时,想抓牢春的脚步把自己写进神话,可是,每一次,都脚步凌乱的跌进清秋的袖衫里,忧伤的看这一季疮痍,一季的残,黄色在我眼里,不再是涌动的流金,不再是弯镰里的汗,而是枯萎,颓败。

曾经,抱着一生的梦想做赌注,只要浅秋给我一份微暖,我愿倾尽最后一滴红颜泪,洗涤飒飒秋风里的尘埃。然,本性孤傲的我,最终只是看着风舞的落叶,默默无语。

城市的街道,被熙攘的人流与车鸣声覆盖,狭窄的空间无法看清头顶那一片湛蓝。然,浅秋,却穿过五彩斑斓的广告牌,斜斜舞落一地的秋凉,脱掉街上蝶舞的裙袂,一双双长筒靴,把日最后一丝飘逸装进丝袜里。

我,逃离水泥板里的燥热,玻璃门里的烘烤,驾驭一缕秋思,用纷乱的心丝梳篦浅秋的暖阳,去田野间感受氤氲空气中的稻香,也许,只有稻谷的香浓,才是我放逐情感到浅秋中,寻那些许的明媚吧。零星的小野菊懒散的睡在淡淡的草黄中,给寂寥的山野涂抹上一丝灵动,秋意融进弹拨的弦筝中,心随音乐在秋的况味中游弋……

相关文章作者的其他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