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天

2013-10-22 | 作者:借上托尔斯泰家的 | 散文吧首发

高平镇的秋天美好的,我们是处在黄土高原,但陇东的特有气候,让我们的秋天格外分明。

今年对于秋天的关注显然不如往年,因为在今年我不知道是什么时间燕子不在屋顶盘旋了。我更没有注意到什么时候因为冷,开始遇到热、空气里就漂浮白雾。更不晓得什么时候苹果悄悄的熟了。秋天不像天那么循序渐进的步入美好,也没有天那么随意火辣。秋,时而冷暖不均,秋,实在自然事物美好的漫漫逝去,等待着经意的轮回,可秋天在我的眼里没有丝毫的乏味。在黄叶的凋零中,如果你热秋,那其实足以说明秋是要仔细的度过。

每年秋天,母亲总要重阳节之后,标志性的采摘一大把黄色的野菊花,插在装了水的瓷瓶里,置于窗台。摘的时候,许多的花苞还没有开放,因此在瓷瓶里那一大束能开好长时间的花,有时许多花都开败了,她还不舍得扔,一直等到实在没有花朵再开的时候,枯了的花枝才会被彻底扔掉。

很热的秋天中午,有着暖暖阳光,感觉所有的温热很难得。我最喜欢在这个时候,端着一杯白开水边喝边晒太阳,天通常都是绚丽的蓝,云轻轻的如同还没有缠在一起的棉花糖,我会不时的望着天空陶醉。一天一天的过着,核桃树上的叶子越来越少,最后树上留下的只有能数清的几片残叶。所有的残叶都值得我去怜惜,于是我把这种怜惜,寄托在了对秋天的热切的喜爱里。

不知怎得,今年盆栽得菊花到现在还没有开放,我感觉可能这个秋天太暖和。菊花也可能觉得太热了,舍不得提前开放,想在秋天的冷风里慰藉人热冻得发僵的心灵。我栽菊花通常是黄色的,每天都会在旧旧的砖墙前面、和我一样的晒着太阳。

通常这个时候的柿子还是不能吃的,即使柿子树上的叶子都落尽了,柿子也还一串一串的挂在压弯了的枝头。母亲除了喜欢菊花,还是暖柿子的高手,对于火晶柿子,别人暖柿子可能要个把月才有能吃的,并且可能还带有苦涩,而母亲只需要一个晚上,到了第二天我们就能吃到甜甜的柿子了,并且没有一点点的涩味。我很喜欢在童年时期、留在我体内的那种甜甜的柿子味道,有很长时间我把它当成秋天的味道,并且我觉得秋天就应该是甜的。

秋天的旁晚,可以清楚的看到星辰,卷绕的烧红了的晚霞,几只快速的飞毫无规律的乱飞在泛黄又暗淡的天空里。秋天一日的时光不会躲避在某个角落,过了就不会再会了,这是一个茫然,而对于我只想保留温暖的季节。

秋天,树叶落了,秋天是冷冷的,秋天是甜甜的,秋天是暖暖的。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