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天

2013-08-27 | 作者:佳朔 | 散文吧首发

大早,外面的铃声响起,似乎一天的忙碌开始了,还好上午没有太多眼下着急赶忙的事,顶多给那意盎然、含苞待放的吊兰和蟹爪兰浇些水。貌似它们很解渴,就这样天天傻傻的连个谢谢也不说。

就这两天,瞬间的功夫春天这家伙就来到了人世间,给这儿涂些淡粉,给那儿点些浅绿,还有不甚洒下的颜色弄得满地都是,繁星点点。

是的,我想是的,是春天来了。春回大地万物生,一年之计在于春。不同的人对于春天的美有不同的看法。朱自清的春天是欣欣然、睡醒、花赶趟儿、风轻悄悄的、草软绵绵的、抖擞精神的春天;丰子恺则不同,他的春天是不愉快的、单调的、乍寒、乍暖、忽晴、忽、春寒、春困、春愁、春怨的;艾青说春来自郊外的墓窟;穆旦说春是呵,光,影,声,色,都已经赤裸,痛苦着,迷茫着等待伸入新的组合;艾略特的春天描述出庸俗和低级的欲念, 不生也不死,尽是孤零飘寂的亡魂。且不考据这些各有描述的春天的时代背景,单从春天的美来讲,对于主观而言,是规范判断,价值命题,是随着观察者的改变而改变;对于客观而言,每一个历史时期都有普遍意义上的春天美的标准,这些标准经由社会认同并在软层次的意义上确立。当然春天的美也是主客观的统一。即使是不同的歌曲也有不同是释义。汪峰的春天里用极度暗哑而绝望的声音,来营造和万物复苏的春天的巨大反差,这直面的寂寥,在漫山遍野的绿色中感受到了巨大的荒凉;黄琦雯则是妩媚性感、甜美自在地唱出了舒畅愉悦感:“春天里来百花香,啷里格啷里格啷里格啷 。”

春天到啦,万物地气萌动,发春复苏。有人欢喜有人愁,有的人盼春种一粒粟,秋收万粒种;有的人盼着春天把天的吃回来的忧愁都统统减掉;有的人盼着穿起那新衣裳;有的人盼着看别人穿起那新衣裳;每个人春天都是不一样的,放牛班的春天是收获、沉淀、欣喜、仁、友善、宽容;张小五的春天是有情人终成眷属。我的春天是沉甸甸、沉淀淀、沉癫癫的。

我出生在春天,我喜欢春天。

铃声忽地又响起,继续悠闲地小忙碌进行着春天的故事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