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人

2010-03-03 20:20 | 作者:轻r可可 | 散文吧首发

冥冥一日,一个幽灵碰到宿命,宿命拦住幽灵说:你该到人间去轮回了,我送你一件礼物,超人的智慧和倾城的容貌,你选一件吧。万般无奈的二选一,幽灵嗫嚅半天,恳求宿命:让我比聪明漂亮一点,比漂亮聪明一点吧。宿命冷笑一声,于是幽灵做了人间凡人,降到人间..。悔的是:为何没求宿命要求托生男人呢!

那天,忘记到底是哪年哪月那日了,突然觉得:女人,是一个美好疼痛的字眼。因为从那一天起,感觉肢体和脚步不再轻盈,被告知不能在大庭广众之下肆无忌惮地大笑,被警戒不能没日没地疯跑玩耍,被劝解要学会烹饪和缝纫,被训斥穿衣要朴素大方得体,在你毫无思想准备的情况下,突然被性别这个东西打倒了,尤其是在这个孔孟之乡,温良恭俭之家。

既然不能再求宿命,那就好好地循之以法,行之以则,规矩自己,做个乖乖女吧。想等到羽翼丰满那天,展翅而飞,逃离这双双眼眼,冲出层层樊篱。等到愿望真的实现的那天,才发现日常点滴的熏染和规范已深深地渗透进禀性的血液,已成为一种不论你走到何处都无形相伴的习惯,成为一条不由自主奉之为则的准绳。

尽管心中偶尔也会窜出一些不羁的叛逆,但深藏心底的意识终把它们扼杀在摇篮中了。命中注定,你不能像个狂放的汉子,苦闷时,去喝一场烂醉,摇晃在午夜的街头;忧愁时,去拼一场篮球,出一身排毒的臭汗;无聊时,去擎一把钓竿,钓走寂寞;狂妄时,去荒凉的旷野,谱一曲大风歌、、、、、、

女人,你如果还想让别人称你为规矩的女人,那么你就不要跨越做女人的尺度。横心的一跨,也许能买得篇时的快乐麻木,最后可能遍体鳞伤的还是自己,倒不如找个安静寂寞的角落化解胸中的血腥风,一人独对一山,一心静面一世,都是一种风景。

做不得灿烂的花,那就化静美的秋叶,成不就傲梅,那就做迎的柳絮。一样可以点缀四时的交替,不枉生命的来去,不负岁月的轮回。

裙袂的摇曳,眼角的修饰,腮边的胭脂,要妩媚好尺度,别让过厚的脂粉遮盖了干净的容颜,浓烈的香水冲淡了原有的清气。无度到做作就成了一种妖冶,是自信的缺失,是心魔的一种狂乱方式,是无韵五味无质的裸露。

女人为情而生,为而存。在对的时间遇到对的人,几率很小;在对的时间遇到错的人,是一场无奈;在错的时间遇到对的人,是一声叹息;有些人你要一直错过。擦肩已是千年缘,苛求未必修行够。江湖多飞刀,红尘藏暗剑。真情灌溉不一定能结出甜美的果实,各人自得各自的眼泪和蝶化吧。

软烟轻萝,钻石珠宝,本是身外之物。不要因它的诱惑而丧失飞心灵的飞翔,虚荣的背后往往是深度的忧郁。坎坷孤独的路上,你最需要的是一双温暖的手;风雨霜雪的途中,你最需的是一把呵护的伞。

云淡风轻,飘过天际;淡定从容,一步一履;爱至于心,无怨无悔;善源于底,不求回报。谮于鬓间的那朵黄花,即使干枯,香气散尽,也请你好好保存,光艳不再,姿态永存。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