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天

2009-10-22 | 作者:绝爱深秋 | 散文吧首发

今年天天气似乎比以往要热很多,坐在房间里早已经是汗流夹背。不知道是自己长胖了许多还是真的是那么热,不管怎样总得承受,谁叫我还要活着。活着就是受罪,这句佛家揭语这时候真是知道是什么意思了!因为我还想活着所以我必须去受罪。

少年时也有热天,每每放暑假便去外婆家,真正的江南水乡小渔村。外婆家就在中国最大的淡水湖旁,鄱阳湖的微风夹杂着旺盛植物和临水土壤特有的气息,总能给炎炎夏日送来阵阵凉意。虽然没有现在的空调也不觉得热得想到活与死的话题。小渔村里有许多的柿子树和枣树。我外婆家的正门便有一片,也分不清楚是什么时候种下的,树有我现在胖的腰身那么粗大,估计是有些年头了!枣树和柿子树是我外婆家的,一个不小不大的林子。少时的我以为这便是森林,无论烈日多大,林子里是很少进阳光的,有也是微弱的光线。所以夏天进去玩也觉得是凉意全身,夏天的林子里最多的知了,这般小东西估计也是去那里避暑的,热得没完没了的叫着,叫得最起劲的时候便是正中午,也是全天最热的时候。而此时的我们正是最喜欢追知了的时候,拿起各自家里的竹竿,越高越好,再找来铁丝,把铁丝围成一个正好脑袋大的圈,再去那些渔船的旁边捡些破掉废弃的鱼网,把鱼网剪成网兜,网兜的边缘缝在铁丝上,就成了一个捕知了的工具了。去寻找那些叫得欢的知了,网兜随着竹竿慢慢的靠近树上的知了,猛的下去,知了便被网入网兜中。热得不行叫得欢的知了变成了我们的玩具,下场可想而知,被我们折断四肢、翅膀或是直接放在火中烧死。那可怜的知了,它要是明白活着就是受罪的道理,忍忍也许就不会命丧我们这些孩童之手。其实在抓知了的同时我们也会抓另外一种昆虫,我们那的土话叫金龟虫,后来上学了才知道老夫子们给定义了美丽的名字---七星瓢虫。也是会飞的,小的很,我们是不愿意抓的,因为它的身上有一股鸡屎的味道,大人们知道我们抓了这样的虫便会狠狠的骂上一回。着实是不想自己的小孩子身上臭臭的。

傍晚吃过饭吃后,便有很多儿时的小伙伴相约去游泳,由于自己父母不在身边,只有外婆一个人在农村,所以外婆便会盯着,自己只能在浅浅的水里嬉戏,这便是至今我也只是会个狗爬式的缘故,朋友问起,你生活在水乡怎么游泳这么差,不由的惭愧的汗颜。那时候的水特别的清,没有现在污染的那么严重,清得可以看见光屁股游泳的小伙伴们。想起现在只能在游泳池里游泳的城里的孩子,和农村那些现在被污染的黄浊的水中嬉戏的孩子,我们算是快乐和幸运很多。特别的感触发展难道就是污染和剥夺我们纯净的世界吗?

夏日外婆家的那边的皓月当空,月夜的夜光像水银铺泻大地,泛起白白的月光,像是大地被铺上了银装一般。村里祠堂前面有块大的空地,那便成了我们小伙伴晚上的娱乐场所。大部分的时间我们是在玩躲迷藏的游戏,农村的屋外有很多的猪舍,有些不养猪的便成了我们的藏身之所。想想现在的CS和天黑请闭眼是不是那时候的游戏发展而来的呢?

玩累了各自散去,各家在自己的门前放上只有南方才有的竹床、摇椅,大家躺在竹床和摇椅上聊着自己一天的所见所闻,大人们给孩子讲着故事。湖上飘来的清风伴着我们入睡,谁也不会觉的天有那么热。

相关文章作者的其他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