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默的公鸡

从前俺还在鸡蛋里时,原来竟是俺最快乐的日子呢。早知道啄破蛋壳出来要面对的是这样可怕的世界,俺真应该当场死去。

可有什么办法呢?俗话讲:好死不如赖活着。所以,俺就活下来了,好给你们讲这个故事

俺刚刚出壳,就有某个人类的大手,把俺抓起来脚丫子朝上,端详了俺一下,就把俺扔到了一边,嘴里还嘟囔着:“又是公鸡。”

唉,俺从小就是在公鸡群里长大的。本来俺以为睁开眼,首先看到的会是母鸡妈妈温暖的翅膀,俺可以像传说中那样,跟在妈妈屁股后边捉虫子吃。可是……更别提传说中俺们公鸡是和母鸡一起成长的,不分彼此。唉,世界啊!

不过,俺能闻到母鸡的味道,能听到母鸡的聒噪,一点也不比俺们公鸡安生呢?为什么人类要区别对待呢?就因为它们会下蛋?

俺本来可以慢慢的长大,一点点的完善俺的打鸣技术,来取悦太阳老爷爷。可是,俺刚在三个月的时候试啼了一声,就有一个男人,留着长长的头发,身上还有一股子香气,对俺的主人说:“这个公鸡形象不错,声音也很好,我就买它。”

于是,俺从大笼子被弄到小笼子里,然后,每天就让这个买俺的画家给俺相面,可又从不告诉俺结果。

有一天,俺的小笼子旁边来了一只小麻雀,看着俺嘿嘿的笑:“公鸡,可怜的公鸡。”

俺很生气:“你说谁呢?你才可怜呢!”

“难道你不可怜吗?你的主人小时候学过的课文里都说:从前的人们都是鸡鸣即起,还有人说:非恶声也,现在呢?你在这里叫,你主人的邻居已经来了好几次了,对你的主人抗议你太讨厌,他们刚刚睡下,你就开始叫唤,弄的人心烦。”

“哼,俺也得练声啊!俺们公鸡天生就是来叫的,到点不叫,那和母鸡有什么区别?”

“可现在你还不如母鸡呢?母鸡每天能下蛋,你呢,光会吵醒城里人。”

于是,俺祈祷回到传统的村子里,就每天不再使用传统的“喔喔喔”的叫法,而改成了:“我归兮,我归兮。”打算让俺的主人能明白。气的俺的主人有一天大骂俺:“叫叫叫,再叫,我就真的让你归西!!”说话时,眼睛里透着一股子可怕的杀气,吓得俺嗓子三天叫不出声来。

俺明白,主人可不是说着玩的,他已经把俺画在画布上了,他更喜欢画布上的那个“俺”,活着的俺,还要吃饭,还要拉屎,还要打鸣,他已经厌烦了。

有一天,俺听到主人对朋友说:“来家里吧,庆祝我的画作完成,顺便拿这只公鸡下酒。”

俺吓坏了!当晚俺趁着主人没关好笼子门,跳到了楼下。真高啊!差点把俺摔死!

藏在草丛里,俺想着怎么办?后来想起小麻雀说过农村的日子,俺想:也许农村还需要俺呢!俺就向着农村的方向去了。

一路上,俺躲过了孩子的追赶,逃过了汽车的碾压,饿了捉虫子,渴了喝城里的污染水,终于有一天俺闻到了田野的气息。俺到了俺的用武之地了!

天黑了,俺在一户人家躲着。终于,俺感到了空气中细微的变化,俺高高的扬起脖子,使劲的叫出了俺出生以来最最满意的声音!没人理俺。后来,俺又叫,又叫。后来,太阳出来了,俺开始在村子里奔跑,引动那些胆小的小狗在门里面狂叫。照样没有人理俺!

后来,俺又吃惊的意识到,在俺随着天地的气息,使劲的鸣叫时,俺从未听到过一只公鸡响应俺的呼唤!俺突然浑身冰凉,悄悄地躲了起来。

再后来,太阳都老高了,村里才有人活动,俺听到有人说:“也不知道谁,弄了一只公鸡,叫唤了一晚上,吵得俺头疼!”

“哈哈,大概周扒皮复活了,要找你去干活!哈哈。”另一个人取笑道。俺听说过周扒皮,他用俺们公鸡的叫声做坏事,可俺并不是要害人啊,为什么人们,不管城里、村里,都不愿理俺呢?

“等我逮到那只公鸡,我就宰了它,咱们整两壶酒喝。”第一个人恨恨的说。

俺远远地逃跑了,看来,俺只好像祖先一样在森林里生活了,每天忍受狐狸的骚扰。可俺在去森林的路上,碰到了一只乌鸦,他听到俺的宏伟计划,居然从电线杆上狂笑着,跌下来两回。

俺反复的追问,这个笨蛋乌鸦才说:“森林早就没有了,狐狸也给杀光了,你呀,还是等着做成红烧鸡吧。”

怀念“雄鸡一唱天下白的日子”,俺想做一只人人喜欢的公鸡,俺不想做红烧鸡,可俺到哪里才能实现这个愿望呢?为了生活,俺只好变成沉默的公鸡,在俺应该叫唤时,俺只是流泪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