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天与夏天之间

2008-06-13 | 作者:晨暮随心 | 散文吧首发

??(一)??第一次见到俞杉是97年天。??那天,我拿到了高中录取通知书,并不是我期待中的那所学校,心情很是一般。走进胡同,一个小女孩正在跳皮筋,挡住我的去路,于是,我不客气地说:“小朋友,让让!”俞杉停了下来,看了我一眼笑了笑。我这才发现,这个女孩跟我年龄相仿,只是个头稍矮些,穿得也很卡通,看起来就显得小。??我从皮筋上迈了过去时候,听到她在我身后很平缓的说:“以后我们就是一个学校的了!”我回头,发现她的目光正落在我手中的录取通知书上。她接着说,“我费了好大的力气才考上这所学校的,不用花一分赞助费!”我有些不屑的笑笑,我知道,如果我当初以这所学校为目标的话,那我的中考是不用花一点力气的。??我说:“你新搬来的吧,那希望我们能分在一个班。”便走开了。??开学了,我们没能一个班。第一天下晚自习已经九点多钟,我步行回家。出了校门往左拐走三百米,那一片住宅区就是我的家,近的让我体会不到散步的乐趣。??那天,才出校门,俞杉就追上我,高兴得说:“以后一起走吧,我,怕黑。”??我笑了笑,好胆小的女孩!这时我才仔细端详她:不很漂亮,但十分清秀,早在我看到她第一眼就想到“出水芙蓉”这个词了。这是一个让我这个同性看了很想去保护的女孩。于是我愉快地说:“好啊,以后就让我当‘护花使者’吧!”??她笑了,我们手拉着手,又相视一笑,黑暗中,我感到很温暖。????(二)??就这样走过了一年,我们升入了高二。??我的高二开局并不顺利,文理分班,文科很好的我却在大家惊诧中执著的选择了理科,其实连我自己也说不出为什么,就是想这样做,没有任何商量的余地。但上理科后才发现并不是那么回事,数理化老师讲课突然进度放快难度加深,我有了吃力的感觉。??那些日子,下了晚自习和俞杉一起走时,我常常沉默,短的五分钟路程有些冗长,有点让人窒息。??“你不要这样了!”一天,俞杉终于打破沉默,依然用她那平缓的语气说:“路是你自己选的,快乐一点!不要那么不满足,你不知道我多羡慕你!”??我停下脚步,惊异的看着她。??“你英语可以不费力气得考第一,我再用功,也还是不及格;你作文总拿到我们班来念,而我呢,看见作文题就头疼。语文英语不好,我却上了文科,我比你压力更大呢!人,不可以要得太多!”??一句“人不可以要得太多”给了我极大的震撼,这个平日里大大咧咧的女孩原来也有颗细腻的心。??从此,我开始学会乐观面对学业,毕竟,和许多人比,我也有我的骄傲。??也就是从那时起,我开始把俞杉当我真正的朋友,而不只是玩伴。??(三)??高二下学期,晚自习开始分级分班制,根据几次月考成绩把每个人分到不同的班级,日子繁忙且紧张。??我和俞杉每晚依然一起走。??又一个夏天来了。??一个繁星闪烁的晚,俞杉突然小心翼翼的问我:“你们班的肖峥人怎么样?”??“还可以吧,不过我跟他不熟。怎么了?”我不假思索地说,什么也没多想。??“没什么,我们好几科都在一个班上晚自习,他坐我旁边。”??我“哦”了一下,便转移了话题,一起走的一年多来,我们从没谈论过男生也没涉及过感情之类的话题,我总觉得,那些,是对这个小女孩思想上一种的亵渎。??可是,以后,几乎每天,她的言谈中再也离不开肖峥。我终于察觉到一种异样。??“你说,高中生难道真的应该固守住自己的那片天空吗?”终于有一天,俞杉选择这样一种方式问了我这样一句话。??我的思维凝固了几秒,然后点了点头,肯定地回答:“对,一个志在顶峰的人,是不会留恋半山腰的奇花异草的!”??俞杉有些激动:“可你到了顶峰,也就再也不可能回头寻找你喜欢的那些花草了,你就会永远错过了!”??我很认真也很坚定地对她说:“可你喜欢的是人,不是花草!那你们为什么不相约顶峰见呢!”??她沉默了,好大一会才说:“我办不到!我就想现在跟他在一起,哪怕让我放弃高考!”??“你怎么这么没出息”我有些生气:“你这样做,学习会分心的,你会把自己的前途毁了的!”??她的声音还是那么宠辱不惊般的平缓:“我无所谓,我一直不想要得太多,有个人对我好就行了,我跟你不一样,我从来不想做什么女强人有一番大事业,”??我们都沉默了,那天的夜空有数不清的星星,一闪一闪的,我盯着天空,无言以对身边的人。??当时的我是那么不理解她,不明白人真的可以为付出这么多吗,更不明白爱真的有如此神奇的力量可以改变一个柔弱的女孩吗!我记得那时的我也喜欢班里一个男孩,可从没想过要跟他永远在一起,只想他偶尔跟我打个招呼或说一句话就足矣。直到很久以后的现在,自己开始去爱的时候,才开始真真正正理解她所做的一切,才开始懂得爱的特殊神奇力量。??我想,这也许就是区别吧——喜欢与爱的区别!??在我们这所校风很严的高中校园里,成双成对的身影是犯了大忌的。可,这样一对执著的影子冲破重重阻扰执著的存在了两年。??只是,从此以后,每天晚自习后,俞杉身边的人不再是我。????(四)??高考结束后,俞杉自费上了广播学院的影视制作专业,肖峥考上了林大的计算机专业,两个人学校离得很远。但我经常在周末看到他们到车站坐车一起回家,他们两人在一起,像是一体化的,分也分不开的感觉。??大二下学期的一天,又正好是一个夏天,午后我从宿舍出来准备到车站坐车,马路边,一辆红色夏利出租车停在我身边,接着看到肖峥与俞杉探出头,招呼我上车。??“有钱人呀!”上了车我的第一句话。??“我怕俞杉受不了挤公共汽车。”肖峥很平淡地说。??俞杉马上接着说:“可你也没什么钱呀,每周都要打工,还偏要坐出租车回家。辛苦你了!”??两个人依然很忘我,无视我的存在。??我笑了,羡慕得说:“杉子,肖峥对你这么好,你可要好好珍惜呀!你看我们,能找到一个像肖峥对你那样十分之一的都难呀!”??两人的手紧紧握在一起,俞杉骄傲的说:“我这辈子就是他了!你一直知道,我没什么欲望的,想要得不多!”??车里,正放着那首《你是幸福的我是快乐的》:你是幸福的/我就是快乐的/为你付出的再多我也值得/与你是同路的/我就幸福的/我幸福走过的是你搀扶的/??以前我并不太喜欢这首歌,总嫌它婆婆妈妈的,但这一刻,我很感动,我觉得,这就叫一生一世吧,不,像他们一样相爱的人,也许,一生一世也许是不够的,应该是生生世世才对!????(五)??以后的日子大家各忙各的,很少联系。一直到现在。??一个月前,我手机里开始经常收到俞杉的短信息,都是祝福性质的,我偶尔给她回一个,什么也没深想。??一个周六,俞杉突然出现我家,她成熟了许多,以前的清秀还在,但多了一份美艳,那是我所不熟悉的东西。??“去渔阳酒店吧,订好位子了!我有点事求你!”寒暄过后,俞杉直切主题。隐隐约约的,我感觉到了点什么。??胡同口,停着一辆红色宝马,眩目耀眼。我向来不太懂车,但宝马我认得。??车上下来一个男人,确切的说是个洋溢着青气息的大男孩,高高瘦瘦有款有型的那种,他把手伸向我,很绅士地说:“你好!”??他,不是肖峥。??我明白了什么,没有去握他伸过来的手,而是看了俞杉一眼,转身离开。??俞杉拉住我,我回头看她,她以泪流满面,眼神里的那种东西叫哀求。我心软了,跟着他们上了那辆红色宝马。??只用两分钟,就到酒店了。路上,那男孩一边开车一边递给我一张名片,我没接,只是说:“我知道你是谁有什么意义吗,何况我根本就不想知道。”男孩收回名片尴尬的笑笑。俞杉只是握住我的手,大家都在沉默。 [1] [2] 下一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