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年责任

2008-06-13 00:25 | 作者:晨暮随心 | 散文吧首发

那年我大学毕业后,回到家乡的县委办公室实习,正好赶上县委与日本的一家著名的公司进行洽谈,我列席参加了,中日双方在友好的气氛中进行,就引资问题达成初步的协议,会后日方的代表岩山次郎对我们的友好合作一再表示感谢,最后他对县委书记说:“我家父几年前来贵县。”县委王书记说:“记得记得,那年来的老先生敢情是您的家父,那就更好了,说明我们的友谊地久天长啊!他老人家栽下了象征友好的常青树。”岩山次郎说:“几年前家父去世,他老人家有一个心愿,就是来中国看看他生前在咱革命老区,为中日友好栽下的常青树,他老人家时常说,现在大概有碗口粗了,不幸的是他老人家去世了。在家父去世前嘱咐我一定完成他的心愿。我这次来的另一个目的就是完成他老人家的心愿。”

县委书记愣了一会,无言以对,他只想说:“那是前任书记……。”但他最终没有说出。

“常青树”三个字触及我的神经。

那年我在县城上初中,一天下午有个同学说:“今天下午有个日本人为中日友好来我们县城。”因为好奇或者别的原因第二节课后我偷偷溜出学校,那天天气晴朗我追随着人群来到县委大院,由于人多听不清他们说什么,也看不清他们在做什么,远远望去他们在大院的门口栽下了两棵树,据说是象征着中日友好。

这件事很快就过去了。

的一个下午我去二叔家玩,二叔在县委当办公室主任,我一进门就看见他5岁的儿子在院子里玩纸飞机,我捡起来一看,纸比较精美,仔细一看是一张信纸,是一封来自日本的信,背面附有中文,信得大意是,岩山一郎对我县县委的热情表示感谢,同时他详细介绍了“常青树”的冬季管理方法及特点。我问二叔怎么回事,二叔说政府办收到信以后,他随意看了一眼就放在公文包里,结果带回家后小儿子给玩了纸飞机。

我问二叔:“那棵常青树怎么样了?”

二叔笑了笑说:“早死了。”

几年过去了,再没有谁提起常青树的事。

岩山次郎看到如此的情景,似乎明白了什么,笑了笑没有说什么。

第二天,他就早早地离开县城,临别他只说了一句话:“我要对公司负责,对自己负责,这是我的责任。”据说他从此再也没有来过我们县,我们也再也没有与日本人合作过。至今我县仍然是一个省级贫困县。

这件事一直伴随着我的成长,也是我一生的财富,我时时提醒我自己。

“我要对公司负责,对自己负责,这是我的责任。”

评论